三号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逆袭之头号军婚 > 第650章 没有比较便没有伤害
    何薇接到去上班的正式通知已经九月中旬了,母亲也回来了,陪着小石头疯玩了半个月,她晒黑了不少。上班先实习两个月,内科就两个内科缺人,一个是呼吸内科一个是急诊内科,一个科实习一个月然后再看留在哪个科室。相比起急诊的劳累程度,当然都想留在呼吸内科。

    录取名单当时并没有公开公布,何薇不知道当初是谁被录取了,但是看到杜华亭还有那个女孩,她还是惊讶了,他们三个人正是笔试的前三名,竟然还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那个女孩依旧妆容精致,很自信也很骄傲,自从她进了科里,一些人便有意识的去看她,毕竟大夫上班妆容精致的比较少见。

    呼吸内科的程以松主任把他们三人叫到办公室里先开了个小会,先让他们做了个自我介绍,何薇这才知道那个女孩名叫沈丽君。

    大家彼此认识了,程主任才说道,“呼吸内科不是个好科室,很多病症都会传染,你们若是谁退缩了,也不用在这实习了。”

    杜华亭立刻表态,“主任,我们若是嫌脏怕累怕传染就不会学医了。”

    程主任很赞赏的点点头,“好,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开始为期一个月的实习,若是这一个月当中谁表现不好的,我可以立刻向人力资源部门提出申请,请人力资源部门再进行调配。”

    大家都应是。

    程以松叫来三名医生一人带一个。分配给何薇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医生陈聪聪,中等个头,很沉稳的样子,能当大夫的没有几个性格很跳脱的。

    何薇很客气的称呼他陈老师。

    陈大夫也很客气,“老师不敢当,你的学历比我的学历还高,我也就是沾了早进医院的光了,我看了你的简历了,很厉害啊你。”说着他温和的笑了,“程主任很看好你,你好好的跟着我,到时候我给你写个好报告。”

    “谢谢您啊,不过我还是得叫您老师,做医生最重要的是经验,一种病症在千人身上说不定就有千种表现,学历高没太大的用处。”

    陈大夫显然被何薇的话恭维的很受用。

    说是实习,主要就是帮着大夫盯着病人,还有学习本院的规章制度以及工作流程。陈大夫负责四个病房,一共是十二个病人,但是省立医院通常都会有加床,一个病房加一张,走廊有两张,一共是十八个病人。

    这个工作量可不小,所以他们才有招聘计划。

    陈大夫带着何薇走了一遍,何薇又看了一遍病例,第二天跟着大夫查房的时候便分毫不差的将病人的病症及用药状况给说了出来。

    陈大夫吓了一跳,心道怪不得她成绩这么好,因为人家聪明啊。

    何薇不是刻意去记,这是刘教授让他们养成的习惯,作为一个好大夫必须要对病人了如指掌。万一有了紧急状况,你再去翻病例,查找用药状况,那多麻烦。

    何薇很勤快,有病人来喊,基本上不用陈大夫,她就能处理的了。她性格好,初来乍到又把姿态放的很低,中午吃饭,平时帮忙跑个单子,她都肯去做,大家都很喜欢她。

    尤其是陈大夫,真是恨不得何薇就留在呼吸内科了,大家都在私底下说,何薇是带过的最厉害的实习医师,不仅在仪器的操作上,而且在病情的把握以及药量的控制,与病人及其家属的沟通,甚至是引流胸腔积液这样的小操作上,她老练的很,根本就不像一个刚毕业的学生。

    整个呼吸内科的医生分了两个办公室办公,刚好带沈丽君工作的谢大夫与陈大夫在一个办公室,带杜华亭的大夫在了另外一个办公室里办公。

    一个科室一个楼层,没几天大家都在传何薇优秀。论理说同一批的人会格外的亲密,但是杜华亭与沈丽君基本上不与何薇说话。

    反正何薇不在意,说话也好,不说话也罢,她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这天下午何薇与陈大夫安排一个新病号回办公室,踏进办公室发现带着沈丽君工作的谢大夫正在训她,“说的好听是研究生毕业的,你的水平是研究生毕业的吗?还是就混个学历就算了。前天让你去抽积液,你扎了三次都没有找对位置,”大夫的声音激动起来,“今天不用你找位置了吧,你又差点把人抽死,你还是本专业的研究生呢,就不知道第二次抽最多也不能超过1000ML,还有速度的问题上,不能快,不能快,人抽死了,你赔吗?你看人家何薇,人家都不是本专业的,胸腔穿刺引流不知道做了多少了,一个出问题的都没有,人家那才叫研究生呢。就你这水平再回去上大学都会有人嫌你水平低!”

    何薇很难高兴,而且很尴尬,心道,您训人归训人,能不能别拿着我比较?这不是典型的给我树立敌人么?

    沈丽君被骂的脸色发白,眼泪在眼窝里打转。一直骄傲的像只孔雀一样的她,现在被骂的像只偷东西吃的鼹鼠。

    谢大夫很不耐烦的说道,“说你两句你就委屈了,算了,你这样的我是带不了,你自己去找主任吧,告诉他让他重新给你调配一个大夫。”

    这样的话就说的太重了,但是没有人替沈丽君说话,一来会得罪大夫,二来沈丽君只是个实习的大夫不值得有人替她说话。

    沈丽君紧咬下唇,转身出去了。

    谢大夫看着出去的沈丽君,骂道,“笨死了,说两句还不愿意,走了就别想回来了。就她这样的,呼吸内待不住,急诊更待不住。”

    有大夫劝道,“算了,别生气了,气坏了自己。”

    “能不生气,抽的病人都翻了白眼了,还在抽,她就不知道停下来,让她去开药,还问开什么药,”谢大夫气的眼睛瞪的圆圆的,“我是主治医师,万一病人出现危险,倒霉的是我。我怎么这么倒霉!”

    她的话刚落音,沈丽君又进来了,红着眼圈,垂着头,妆容都花了,站在谢大夫面前。

    谢大夫没好气的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沈丽君低声道,“谢大夫我只是胸腔穿刺引流做不好,麻烦您再给我个机会吧。”

    “胸前穿刺引流做不好?”谢大夫反问道,“那纤维支气管内窥镜呢,会做吗?肺部浓痰的体位引流你会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