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号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斗战狂潮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史上第一天魂!
    咔……

    一条宽大无比的地底裂缝沿着营地正中央崩裂开,有恐怖的岩浆从那裂开的地缝中喷涌了出来,十几个英魂战士首当其冲,措不及防之下瞬间就被点燃成了火人,在疯狂凄惨的哀嚎声中化为焦炭,而与此同时,空中火云翻滚、雷池显威,天地间的灵气在疯狂倒灌,有一种绝大的恐怖正在其中飞快酝酿,脚下则是山崩地裂、天摇地动,宛若灭世的浩劫!

    “是章鱼人法圣的禁咒!”

    “这是要坑杀我们全部啊!”

    纵然感受不到天魂的境界,可眼前实实在在的事实却是让所有人类英魂战士们瞬间惊醒,什么雄心壮志、什么替同伴报仇、什么世仇族恨,在死亡的恐惧面前,一切都荡然无存,甚至连求生欲都被强势的、不讲道理的碾压扑灭。

    跑?往哪里跑?二十个圣级强者环绕周围,且还有着那如同囚笼一般的能量晶墙,就算是强大如阿鲁多大导师都毫无办法、都冲不出去,其他人哪还能有半点生路?

    普通的战士瑟瑟发抖、双唇打颤,就算平时再狠的铁汉,此时也是忍不住跪倒在地,面色惶恐,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意志显得那么的无力。

    阿鲁多的脸色也是变得惨白,在他身后的几个大导师不甘而愤怒的朝着那能量晶墙发起最后冲击,集合数位天魂的力量,也是打得那能量晶墙不停的摇晃,但也就只是摇晃而已,而且还只是那种惯性的摇晃,丝毫无损,根本就不是被他们的力量所真正撼动!

    能看到那些环绕的章鱼人圣级强者们,口中念念有词,有三位法圣在东南边主导这禁咒,其他圣级只是配合,并提供力量。

    末世的气息无边蔓延,空中的云层似是立刻就要张开,露出它狰狞的本来面目!

    阿鲁多心中暗暗一叹,这次人类和章鱼人的战争绝不是普通的相互掠夺,甚至感觉都和仇恨无关……双方的高层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目的,战争的胜负对双方高层来说,似乎根本就不是特别重要,否则以人类所了解到的章鱼人的真正实力,压根儿就不可能只派这么点兵力过来。

    这也让圣城军的许多大导师一直觉得这场战争会很安全,纯粹当成一次对自身的试炼了,只是让阿鲁多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也成为了战争中的牺牲品。

    这种时候,除非是雷神圣导师出手,否则根本就无人可以救得了他们。

    下方的英魂军营中一片混乱,哭喊声震天,山崩地裂和那些喷涌的岩浆已经埋葬了不少人,除了有一些胆都被吓破的英魂战士在绝望的等死外,其他大部分都在争先恐后的朝着比较高的山峰中奔跑,虽然在这天地夹攻的浩劫面前肯定没用,但至少现在不用被岩浆立刻吞没,多活一秒是一秒。

    而在空中,几个大导师也终于认命的停手,他们不止是攻击能量晶墙的壁障,也已经尝试过了去撕裂这片空间,哪怕就是逃到虚空乱流中,去面对那茫茫虚空的未知危险,也远远好过留在这里着被法圣的禁咒洗礼!

    只可惜,四周那些能量晶壁不但坚硬无比,且有着一种稳固空间的作用,就像是封禁了法则,导致这片空间根本就无法撕裂开。

    几位大导师已经尽力,过度的汲取天地灵气来爆发,已经让他们的身体疲惫不堪,甚至有好几个的脸上都迅速的出现了皱纹,他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只是勉强还控制力量悬浮在空中,他们发现彼此的眼中此时都充满着绝望和不甘,也有着无奈和恐惧,面对有备而来的四十个章鱼人圣级,还是有心算无心,他们无能为力,甚至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阿鲁多闭上了眼睛,修行一世,活了也有足足上百年,早就看惯了生死,虽然心有不甘,但他知道,今天自己已是在劫难逃。

    完了……

    哗!

    就在此时,一道晶莹的光芒突然在空间中闪耀,紧跟着,那片被明明已经被能量晶壁封禁的空间,此时竟然被一股大势凭空撕裂!

    两个晶莹的、宛若神一般的身影从那撕裂的虚空中踏足了出来,整个战场的画面都仿佛为之一滞,章鱼人圣级强者的眼里露出不敢置信的色彩,连同空中正在酝酿的禁咒都仿佛为之一顿。

    他们无比了解集合所有人之力所凝聚出来的这个能量晶墙究竟是何等的强悍,更清楚要想从里面撕裂这片空间究竟有多难,那根本就不是圣级强者所能做到的事儿,除非是渡过了大天劫的神!

    是人类那个雷神圣导师?

    怎么可能!人类那些低层或许不知道,但章鱼人圣级强者们心里却无比清楚,这一战无论打到什么样的地步,双方那一层的战力都绝对不会在战争中亲自出手!何况,他们知道雷神圣导师的长相,可那两个从撕裂的空间中走出来的家伙,根本就不是他!

    阿鲁多也感受到了这奇妙的氛围变化,空中那禁咒力量的突然停顿,让他第一时间就从闭目待死中睁开眼来,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两个光芒万丈的身影。

    这绝对是两个人类无疑,而且,还无比的年轻……等等,那人好像是……

    阿鲁多的目光猛然一聚,他认出了王重,没人不认识他,无论是人类还是章鱼人,一个新圣徒却闹出了天大的动静,而他……竟然已经进阶天魂???

    他不是进入无助的碎片世界了吗?那是大导师也出不来的地方?可是这又能怎么样,他的运气真的是太差了!

    但这里可是连自己和另外五大天魂联手都无法破解的死局,这王重好不容易才前脚刚从碎片世界中逃出,竟然又后脚就踏进了这必死之处,这运气真的也是……阿鲁多也是在生死的逼迫有点思维混乱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和五个天魂竭尽全力都没能撕破的虚空空间,能被王重两人撕破,那意味着什么!

    不得不说老王在北区战场中还是有着诺大名声的,不止是阿鲁多把他认了出来,四周空中那环绕的四十个圣级强者也都认出他了,没办法,名气实在太大,通缉老王的布告在章鱼人的世界里漫天都是,想不认识都难!

    竟然是这个家伙!

    如果换作平时,这些圣级强者们说不定就要动些歪心思,想着生擒活捉什么的,只可惜今天不行。

    这是章鱼人的一盘大棋,好不容易才得到把人类这上十万精锐坑杀献祭的机会,岂能因为一个人类就轻易放弃?

    那些圣级章鱼人强者的眼中此时闪烁着的不是贪婪,而是愤怒,他们既懊恼自己失去了活捉这个巨大宝藏的机会,更恼怒王重曾亵渎过章鱼人的凤凰神殿。

    “杀!”

    仿佛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声音,二十个圣级强者看待王重的眼神就仿佛像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晶莹的能量晶壁上闪耀着光芒,空中的禁咒则更是在刹那间凝聚完毕!

    滚滚火云、霹雳雷霆,末世的浩劫开启!

    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在这瞬间凝固,不管是下面那些正在逃命的英魂战士、或是突然出现的两人,亦或是被那两人吸引去了注意力的六位天魂。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来自头顶的那股绝大恐怖,就像笼罩一切,要毁灭一切!

    禁咒——万法生灵灭!

    无边的恐惧降临,让每一个被笼罩的人类都在颤栗,他们恐惧的张大着嘴,可喉咙里却仿佛被一口浓痰堵住,咕噜噜的无法发出任何临死前的哀鸣。

    可,就在这无边的恐惧和凝固的寂静中,那刚刚迈出虚空的年轻人左手一摆,一柄神剑出现在他掌心中。

    不见他凝聚剑势,也不见他又何酝酿或准备,他只是将那神剑轻轻竖立于胸前。

    “剑一。”

    一个淡淡的、轻轻的声音响起,却宛若划破了凝固的长空,犹如在无边的黑夜中亮起的指引,惊醒了所有恐惧待死的人们,拉回了他们恐惧的灵魂、点亮了他们已经灰蒙的眼珠!

    嗡~~~

    仿佛长剑的轻颤震鸣,又仿佛是这片天地的呼吸脉搏……

    整个世界仿佛都为之震颤了一下,空中那正剧烈翻滚着、仿佛要往下倾倒出岩浆雷电的云层,就像是被这一震给震懵了,原本流畅无比的能量气息被这震动截断,以至于本该是倾盆而下的大招,可憋了半天却只是漏出了一些星星点点的火光……

    嗡~~~

    紧随着刚才的悸动,第二声震响悄然而至。

    如果说刚才这震响声只是在强势的介入,那此时此刻,这第二声震响则就像是已经掌控了这片天地、引导了整个空间。

    空中那些漫天由元素能量所凝结的云层,竟然停止了滚动、也停止了爆发,三个主导禁咒的法圣都是脸色大变,他们感觉禁咒突然就不在自己的控制之下了,那些聚集的元素能量,竟然被强行引导进入那恐怖震响声的节奏中。

    不仅如此,被那震响声带动的,竟然还有那十多个圣级强者联手才凝结出来的能量晶壁也在震动,随着那奇怪的剑鸣声,狠狠一荡!

    而紧跟着,就是那剑鸣声接连不断的恐怖震响!

    嗡嗡嗡嗡嗡嗡~~

    轰!

    高空中的能量云层随着这快速的震响声不停的鼓胀,东边冒起一大团、西边凹进一大块,如此来回的拉扯使得整个能量云层很快就崩溃,在高空中轰然炸开,无数暴虐的元素能量四溢,将整片天空映得通红、五颜六色。

    所有人都看呆了,别说那些英魂战士,就算是阿鲁多等几个大导师,此时都是看得瞠目结舌,眼珠子都快掉下来。

    这什么鬼?!什么东西?!刚才似乎只是感觉到了一股威压在弥漫,在律动,紧跟着整片天地竟然就都被那威压给调动起来了,随之律动……只是威压而已啊,即能影响天地,这难道是、难道是……

    “领、领域……”阿鲁多只感觉整颗心都在发热,连说话的声音都有点颤抖。

    那是他毕生都在追求的东西,连做梦都在渴望!那是天魂极致的境界象征,也代表着一个天魂所能达到的最高成就,虽然不是说每一个能渡过大天劫的人都能掌控领域,可但凡是能在天魂境就掌控自身领域力量的,那就绝对能渡过大天劫,绝对能成就圣导师,无一例外!

    是、是那个王重?他进入那个碎片世界不过短短两三个月时间,而且进入时也不过只是个半步天魂,这、这怎么可能?!这还是人吗?!

    不等阿鲁多从那种震撼中清醒过来,第二个战果也已出现。

    只见那环绕在整个山脉四周的能量晶壁,被阿鲁多等人拼尽全力都无法撼动的东西,此时竟然在那剑威的不断震荡中,随之‘抖抖索索’。它被那剑威的节奏带动,晃动的频率越来越快、晃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任那十多个圣级强者拼尽全力都没能将之稳固住,只坚持了约莫十几秒钟。

    咔咔咔咔……

    能量晶壁发出那种玻璃般的破裂声,有无数裂痕在能量晶壁上出现,并飞快的蔓延,然后……

    哗啦啦啦!!

    整个能量晶壁轰然爆碎,化为漫天的灵气,消散无形,整个世界瞬间就完全安静了下来,刚才还天崩地裂、宛若世界末日的现场,此时却是无比的寂静无声。头顶上那种被献祭的感觉消失了,山脉也不再震颤,除了之前崩裂开的几条巨大裂缝正在提醒着所有人刚才发生的事儿之外,整片天地都像是恢复了正常。

    可人们现在根本就不关心周围的环境……所有人都张大着嘴,不管是人类还是章鱼人剑圣法圣,脑子里都有些混乱,不敢置信,他们的目光全都被那个手持神剑、悬浮于空中的身影所拉拽住了,半点都挪不开。

    这、发生了什么?竟然以一己之力就破掉了二十个剑圣法圣联手施展的大招?!是自己眼花了吗?

    足足隔了七八秒钟,那些处于震撼中的章鱼人剑圣法圣们才终于醒悟过来,一场天大的功劳,被这个年轻的人类小子给破坏掉了!

    几个来自剑宗的老法圣豁然认得这就是星云神剑的传承!是剑宗的绝学!是只有宗主才能练会的神技,来自那个他们无比渴求的世界,威力无边,可是……只有这一招而已!

    “杀了他!”一个目眦欲裂的剑圣勃然爆吼:“夺回我剑宗至宝!”

    一声令下,瞬间点燃了所有剑圣的欲望,没错,夺回他们的神剑,他们每一人身上都有着天地的痕迹,每一步行动都暗合天道,带动着那充斥在这片天地中的灵气气流,即便只是前冲,那也如煌煌而动、犹如天地之威!

    阿鲁多等大导师此时才回过神来,王重带给他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大,让他们难以置信,但此时此刻,周天无数圣级强者暴起,他们也知道必须要和王重同心协力,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可还没等他们冲上迎敌,就看到空中的王重将双手搭上了星云神剑的剑柄,有一股浩然大势在他双手握住剑柄的瞬间,从他身上扩散开来,弥漫到方圆数千米范围,仿佛将这数千米空间都完全凝固。

    在这刹那间,强如阿鲁多,竟然都生起一种完全不能动弹的感觉,就仿佛时间停止,可他的意识却还存在。

    不止是阿鲁多,正围攻而上的四十个剑圣法圣也都同时有了类似的感觉,让他们心中剧震,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心头。

    随即,就看到那仿佛化身为天地中心的人影微微一动,他握剑的双手缓缓抡动,带动着整片天地,所有人都在这刹那间有了一种天地旋转、星辰挪移之感,让他们的意识恍惚、灵魂剧震,仿佛被凝固在了时空中,看着那时空流逝,如同锋利的刀片般即将切过自己的身躯,可自己却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看着干着急!

    “剑二。”

    又是那淡淡的声音,仿佛是一个蔑视众生,高高在上的神明,用那种审判的语气就已经界定了四十个剑圣法圣的生死。

    剑影抡动,天地归位,所有人仿佛经历了一霎那的错觉,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可很快,所有人就看到那围攻而上的二十个剑圣法圣统统都被定住了,他们的脸上还残留着惊恐和颤栗的表情,他们的眼睛瞪得鼓圆,他们的身躯在缓缓滑落……没错,就是滑落,上半截和下半截分家。

    哗啦啦……

    无数血雨爆碎,空中二十个法圣剑圣,除了七八个实力格外强悍的法圣勉强避开外,其他所有人,一剑灭杀!

    而即便是那七八个避开了要害攻击的法圣,此时的身上也都是个个挂彩,他们曾经引以为傲的防御手段在刚才那一剑面前简直就像纸糊的一样脆弱,也就是仗着精通法则和超强的第六感,才在刚才强行避开了要害,可断手断脚却难以避免……

    他们的脸上此时已经满满的全是惊惧和惶恐。

    他们完全无法想象一个人类天魂竟然可以强悍到这样的地步,就算把他们所认识的……不,把章鱼人整个历史上所有最强大的圣级强者拉出来,也绝对无法达到这个家伙的恐怖高度。

    这哪是什么天魂,这简直就是神!

    王重气息平稳,这一击才是奥义之剑,这帮人要跑他还真没办法,可是竟然这么没准备的正面刚,简直就是送菜,再好不过!

    完成了天魂的跨越,现在可不像之前渡炼魂劫时那样,当时一次剑二就要让他歇菜,可现在,王重感觉自己至少能出两剑。

    不亏是章鱼人法圣,对法则有着异乎寻常的嗅觉,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大道的判定,所以才能强行闪避,而那些不懂大道的剑圣就只能硬抗了,那当然不是剑二的对手……自己这招还是有些许漏洞,主要是还不够熟悉。

    但大局已定,七八个法圣虽然仍旧还有很强战力,可他们心胆已裂,而自己虽然消耗甚大,但至少还可以再出一剑。何况,身边还有格莱、阿鲁多大导师等人,甚至还有渡过天劫后已经进阶的无头骑士、爱丽丝等魂卫。

    王重的目光平移,落定在离他最近的一个法圣身上。

    那法圣本也是平时习惯了高高在上的人物,可此时被王重盯着,却就像是老鼠被老虎盯上。

    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就抖了起来,嘴唇猛烈的发颤,脸色瞬间变得卡白,仅仅只是一秒的凝视,那法圣就直接崩溃了,什么米索布达比法圣的荣耀、什么献祭大功、什么剑宗至宝……那都得自己有命在,才有意义!

    他猛然回头,身上有金色的光芒闪耀,空间折叠,竟连瞬移都用了出来,直接亡命奔逃!而他这一逃,就像是引发了在场所有法圣的情绪……

    还愣什么?跑啊!

    二十个圣级强者,来时来势汹汹、不可一世,走时却只剩下小猫三两只,狼狈亡命、灰头土脸。

    一大把年纪了,可阿鲁多竟然感觉自己眼里有着热泪盈眶,那是因为庆幸而兴奋的热泪,激动得他说不出话来。

    只是短短的时间里,王重已经充分把握了局面,这样的机会不容放过,星云神剑指向逃窜的敌人,“人类必胜,杀!”

    剑三!

    天空出万剑齐发,圣级跑的是快,但其他人呢?

    这个时候人类战士也忽然醒悟过来,浑身充满了力量,刚刚的委屈和耻辱,这一刻是清偿的时候了。

    杀啊~~~~~~~~~~

    无数的圣地战士追随着天空的圣剑悍不畏死的冲向了章鱼人……

    ……………………

    自有那些随军的导师或是军官们统计着损失、安置着伤员。

    王重并没有第一时间急着赶回北区基地,一来现在北区恢复了禁空令,那等指挥部将那边损失的舰艇整理一下,不管损失有多大,肯定都立刻就能拼凑出那么一两台能用的。这里已经是瓦伦多尔山脉的南侧,横跨了整座延绵数千里的山脉,距离基地很远,用飞艇赶路,可肯定比自己这个天魂飞行还要更快得多。

    另外在回去之前,他也想要先见一个人,而这个人正好就在前线军营里。

    博康,索菲亚的大弟子,斯嘉丽的大师兄……他是从三个多月前就一直随军在此的,王重和格莱细聊过他跌落进碎片世界的过程,只要稍稍整理,其实就不难看出博康在这其中有着很大的陷害嫌疑。此外,王重既然感觉到斯嘉丽有危险,既然觉得那和索菲亚有关,那在找索菲亚对峙、彻底撕破脸之前,先从博康这里得到一些有关此事的线索,那肯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至少能让自己更了解情况,不要像个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那说不定反而适得其反。

    和阿鲁多说了此事,那边当然是立刻就满口答应下来,只可惜现在营中各种杂乱,原本井然有序的各部都已经被完全打乱掉,这博康是否还活着、是否还在军营中暂时也无法得知。

    他一边派出身边最得力的干将带着亲卫队亲自去军营中寻找这个叫博康的人,并嘱托他们小心行事,以免打草惊蛇让对方逃跑……阿鲁多一大把年纪了,察言观色的本事何其强悍?光看王重问这人时的口气,他就知道王重找博康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儿。

    同时,他也是激动万分的将王重和格莱亲自邀请进了临时搭建的指挥部中。

    没法不激动,刚刚才经历了一番生死,亲眼见证了一个堪称历史第一天魂强者的诞生,而且这超级天魂还救了自己和手下无数人的性命,就算阿鲁多平时再怎么沉得住气,这时候也根本就平静不下来。

    本以为年纪轻轻就能达到如此成就,且还是整个前线军部救命恩人的年轻人,那必然是傲气十足,可让阿鲁多感觉舒服的是,这个年轻人并没有在他面前摆谱,说话间恭敬有礼,就像那些平时在阿鲁多面前无比优秀的晚辈一样,让他是既高兴又喜爱。

    阿鲁多倒是知道有些事儿不该多问,没有询问王重和格莱在碎片世界中的经历,只是问起他们怎么会突然从那片空间中钻出来。

    这倒是有得说道。

    原本那个碎片世界的出入口是在瓦伦多尔山的北边,也就是当初人类刚刚侵入此地时,王重和格莱掉落进去的位置。或许是这个碎片世界映照在现实中的某物落在了那里,加上碎片世界本身的崩溃,导致法则混乱,出入口在那附近挪动、到处乱开。

    可此后碎片世界既然被王重收复,那个原本的出入口自然就失去了作用,王重只是感知着碎片世界原本连接外界的位置,以此来打开通道,因此虽然也是在瓦伦多尔山脉附近,但难免就会和之前的出入口有了比较大的位置误差。

    至于刚好出现在那禁咒的空间中心,那也绝不是什么巧合。

    禁咒施展,二十个圣级强者调动天地之力,那片空间自然会有异像发生,事实上王重能轻易就将出入口准确的定位到米索布达比世界,也是沾了这禁咒的光,在虚空中被它强横的力量所吸引而来……

    阿鲁多恍然,他也有碎片世界,当然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只是有些感慨:“刚刚踏足天魂,有那么强的实力也还罢了,连灵魂的感知也如此强大,能直接从遥远的虚空定位外界……即便放眼整个人类历史,你恐怕也算是天魂第一人!”

    (大章,伙伴们,求一张双倍月票,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