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五行天 > 第六百九十七章 荒兽
    “楼兰没事吧?”

    “楼兰没事。 .”

    楼兰的语气和往常一样,让风车剑上的其他人放下心来。前两日楼兰的模样,可是把大家吓坏了。论起人缘,没有谁能够和楼兰相提并论,就连艾辉,都没有楼兰受欢迎。

    永远充满活力的楼兰,在这个令人心神俱疲的时代,美好得甚至不那么真实。

    “发生了什么?”

    “楼兰也不知道,好像有人在呼唤。”

    楼兰忽然睁大眼睛:“在下面!”

    石志光闻言,手掌倏地前推,风车剑就像一只灵活的剑鱼扎入云海之中。风车剑顿时被云海笼罩,洁白的云雾在四周倒掠,发出凄厉的呼啸。

    前方视野陡然一清,风车剑刺穿云海。

    地面呈现在众人眼中,所有人倒抽一口冷气。

    苍翠群山之中,突然有一大块地面下陷,焦黑的地面坑坑洼洼,异常刺眼,就像油光闪亮的华美貂皮中央被烙铁烫出来的丑陋伤疤。

    大大小小的坑洞密布其中,不计其数,它们绵延数百里。

    “这是遭受陨石攻击吗?”

    “是宗师吗?”

    队员们心中震撼,他们吞着口水,目光发直。

    楼兰的眼睛红光闪烁,忽然,他从风车剑上一跃而下。其他人反应过来,连忙跟着跳下去。

    灰白色地面是厚厚的灰烬,几乎到膝盖。跳下来的队员们脸色有些发白,他们很难想象,究竟要多么恐怖的攻击,才能够造成这样的景象。

    楼兰弯下腰,手掌伸入灰烬之中。

    他手上多了一块碎片,其他人扭头看过来。

    “剑的碎片……艾辉……”

    大家的脸色刷地变得无比难看,难道……

    楼兰突然感应到什么,他扭过脸,朝不远处一个坑洞望去。

    下一句话,立即让大家如临大敌。

    “谁?”

    ****************************************

    这是哪?

    远处天地一线,淡淡的橘红色光边,像是有一团渐冷的火在地平线下,把云朵染成成绚烂的彩霞。辽阔的苍穹带着最后的余晖,苍茫的大地开始拥抱黑夜。

    艾辉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孤零零地漂浮在半空中。

    迷糊中的茫然没有来得及确认,难以形容的剧痛,潮水般涌来。艾辉从来不觉得自己的意志软弱,就像他觉得自己在修炼上的天赋或许乏善可陈,但是忍耐痛苦是他少有的闪光点之一。

    好痛……

    就好像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在被撕裂,全身每一块骨头都在碎裂,全身每一根血管都在爆裂……

    他引以为傲的忍耐力连一个呼吸都没有支撑下去,他就失去了意识。

    刚刚恢复清明的眼眸失去焦距。

    一个浑身长满鳞片,十指如钩的怪物,安静地漂浮在空中,就像一尊没有重量的雕塑,一动不动。

    落日最后一丝余晖离开苍穹,黑夜掌管天空和大地,风声呼啸,温度迅速降低。喜欢夜间活动的小动物从巢穴中爬出来,给夜晚带来生机和活力。

    噗。

    怪物的手臂突然爆裂,一团鲜血飙射而出。

    鲜血被风吹成一蓬血雾,飘飞了数十丈,落在地面。

    茂密的草丛,迅速变得枯萎,数个呼吸之间,刚刚还翠绿的草丛变成惨白色。淡淡的血雾渗入草丛中昆虫的体内,昆虫身体一僵,啪,爆裂成一团血雾。

    啪啪啪,草丛中的昆虫不断爆裂。

    爆裂的冲击波微不足道,但是枯萎灰白的植物难承其重,化作白色粉末,消失在风中。

    天空孤零零的怪物,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光滑的鳞片之下,好似有无数条蛇在蠕动,淡淡的星光之下,看上去令人毛骨悚然。

    啪,又是一团血肉爆裂,血雾纷飞。

    但是下一刻,刚才还血肉模糊的爆裂处,血肉蠕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转眼间,伤口就愈合,光滑如初,看不出半点痕迹。

    血肉不断发生爆裂,又不断生长愈合。

    就在这不断爆裂和生长中,它的形状在悄然发生变化。

    自始至终,怪物的身形都没有丝毫动摇,安静得就像死了一般。

    忽然,涣散的瞳孔恢复焦距,杏仁状的眼瞳充满了危险冰冷的气息,它从原地消失。

    ***************************************

    夜色之中,两个身影在高空飞行,犹如两只大鸟。他们的速度并不快,这更利于他们俯瞰地面,搜寻地面的目标。

    可惜到现在为止,他们依然一无所获。

    “傅部不会真的已经死了吧?”

    “十有**吧,那一招只有我们会吧。”

    “那可说不定,前两天不是就有更吓人的自爆吗?和咱们一模一样!大人说那是赤瞳的死种魔念,据说只要见过一次,就能模仿。”

    “有没有那么邪门?说得我心里都发毛!”

    “可不是,上古魔神啊,说不怕都是假的。”

    “赤瞳到底长啥样?大人也不说清楚点。连模样都不知道,咱们怎么找……”

    在这么高的地方,眼睛长时间盯着地面,很容易感到疲倦。他的语气透着不耐烦念叨着:“干嘛?有话说话。我难道说错了?赤瞳鬼知道长什么样,怎么找?大海捞针也就罢了,大海捞针还不知道针长什么样让人怎么捞……”

    “那是什么?”

    同伴的轻呼让他精神一振,连忙停止念叨问:“在哪?”

    “正前方。”

    正前方?

    今晚月色皎洁,高空万里无云,视野非常出色,很快便发现目标。

    一团黑色阴影笼罩在月色之中,由于距离比较远,他们只能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能确定的是,那不是人类,它的体积显然比人类要庞大许多。

    “是荒兽吗?”

    “过去看看。”

    自打血灾之后,荒兽的数量锐减。尤其是那些实力强悍的荒兽,更是稀少,它们仿佛对危险有天生的直觉,纷纷跑到蛮荒更深处。

    血灾无疑是一场灾难,也是战争的序幕。连续数年的战争,带走了无数生命,却大大刺激了元力的发展。强大的压力之下,各种新的绝学、更有效率的修炼方式,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元修的整体实力水平比血灾前提高一大截。这一点,从迅猛增加的大师数量就能看出端倪。

    曾经的荒兽是元修们的噩梦,如今的元修,才是食物链顶端的存在。

    两人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但是出于谨慎,还是保持警惕。随着距离拉近,他们逐渐看清楚目标。

    如同小山般的身体,背对着月亮,整个身体大半都笼罩在阴影之中。阴影的边缘泛着一圈亮光,就像泛起的水波粼粼,那是鳞片反射月光。

    “是荒兽,好像是猿类,分辨不出来是什么品种。”

    荒兽的品种数不数胜,同一类荒兽繁衍进化道路不同,也会造成它们个体间极大的差异。许多荒兽只有在死后,才会被人们命名分类。

    反正是荒兽,两人放松下来,随即有些疑惑。

    “奇怪,这个地方怎么会有荒兽?”

    话音刚落,漆黑的阴影中,缓缓亮起两道暗红的光芒,它睁开眼睛。

    “小心!”

    强烈的危险感瞬间笼罩两人,此时的他们就像炸毛的猫。两人的反应极快,配合默契无间,身影乍分,朝相反的方向激射散开。

    沐浴在月光之中的庞大身影没有动,阴影中的血目红光逐渐暗淡,重归于黑暗之中。

    散开的两人呈掎角之势,他们神情凝重,如临大敌,不敢有丝毫怠慢松懈。刚才那一瞬间如芒在背之感,让他们明白,眼前这个大家伙充满危险。

    如同雕塑般的身影动了一下。

    咔,骨头的声音。

    它抬起头,动作很慢,迟缓得就像刚刚睡醒的老人。紧接着它伸了伸胳膊,骨头的咔咔声响成一片,让人怀疑幽冷的鳞片之下,是布满铁锈的金属骨骼。

    它旁若无人地活动身体,噼里啪啦的骨头声,好像在炒豆子。

    一层细密的汗珠不知不觉爬上两位天叶部队员额头,空气几乎凝固,两人神情紧张。目标越是从容,他们愈发感受到压力。

    一头荒兽会给他们带来压力?在今晚之前,倘若有人这么对他们说,一定会被他们视作侮辱。

    两人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凝重,还有一丝惊惧。

    都是源自大师之光的天叶部队员同根而生,他们心意相通,有着外人难以想象的默契。不需要任何语言,两人瞬间明白对方的意思。

    其中一人伸出手掌,五行元力宛如藤蔓纠缠延伸,化作一把流光溢彩的长弓。他神情冷然,吐气开声,弓开满月,弓弦上三根箭矢蓄势待发。

    另一人身形忽倏消失。

    咚!

    弓弦雷动,声如霹雳,三道流光离弦激射而出,在半空如花瓣绽开,划出三道饱满而曼妙的弧线,目标赫然是怪物的脑袋、心脏和下身。

    另一个方向同伴恰好掩杀而至,他双手各握一把斑斓光刃,杀机凛然。

    他此时距离怪物不足五十丈,他终于看清楚笼罩在阴影中的怪物面目。当他看到怪物的眼睛,心中突然咯噔一下,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

    那是一双清澈漠然的眼睛,杏仁状的瞳孔,没有任何温度,非常平静。不知为何,他忽然想到大海,深沉而波澜不惊的大海,就像那样的平静。

    下一刻,他的视野失去了对方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