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号小说网 > 精品小说 > 小城情事 > 小城情事(15)
    书名:【小城情事】第15章:愿者上钩(10855字)。

    作者:蔡珮诗。

    ◆第十五章:愿者上钩。

    週六,晓霞今天休息,她准备正经搬到陈雷家里去住,所以一大早开着陈雷的车和沉依两个人去了她租住的地方拿东西。

    然后二女打算一起去商场买东西、逛街。

    陈雷本来也想去,可是被齐东来的秘书郑甯甯打电话通知了加班的消息,他只得开着沉依的车去了公司。

    在齐东来的支持下,一早所有相关人员就被通知成立一个工作组,由陈雷总负责,组员包括营销部门的张夜和钱诗涵,开发部门的明敏和莫晓慧。

    具体的任命由週一例会正式发佈,但实际上工作在週六早上已经开展了,相关人员都开始加班加点工作。

    公司的人事部门还在公司网站和各招聘平台上发佈了招聘原画绘製、动画製作、影视后期和三维建模的相关人才的消息。

    陈雷和明敏一起规划着大学的教学平台项目,绘製业务逻辑流程图和界面原型,还粗略地编写了数据库说明书。

    那边张夜和钱诗涵也没清闲,一遍遍地润色修改着需求书和合作协议书等各式各样的商务文档,时不时还要给法务部门打电话确认法律相关的东西。

    莫晓慧这边则带着4个原画师和动画后期,加紧製作课程,基本上整个公司的精兵强将全都调动了起来为陈雷这个新业务服务。

    所有参与的人员都清楚,一旦陈雷做成了这件事,则很有可能成为公司下一代领路人。

    陈雷自己也有这个觉悟,所以做得一丝不苟,无比认真。

    上午齐安娜来探视了一下就匆匆走了,陈雷知道她去找习燕霞。

    这女王一般的美妇人喜欢背着陈雷暗箱操作,在陈雷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搞定问题。

    陈雷苦笑了一下也不知道这是祸是福,摇摇头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

    他必须在明天上午之前做完所有与对方谈判所需要的开发文档,所以忙得连喝茶都没时间,就这么过了一天,好在晚上八点多,所有东西都弄完了,陈雷他们鬆了一口气,明天还可以再休息一天的感觉真好。

    收拾东西收拾得差不多了,陈雷给齐安娜打了个电话,他很想知道齐安娜和习燕霞谈的怎么样。

    他知道习燕霞这美妇人应该不会拒绝齐安娜,所区别的就是她和其他三女之间的具体关係处理了。

    电话打了而三十秒之后才接通,电话那边传来齐安娜慵懒的声音:“喂?小坏蛋?”。

    陈雷看了下表,奇怪道:“好姐姐,你睡了?”。

    那便齐安娜打了个呵欠道:“差不多吧,累了一下午,现在睡一会儿”。

    陈雷大喜道:“姐姐你现在在咱们家吗?习姐姐怎么说?”。

    齐安娜娇嗔道:“小坏蛋就知道惦记你的习姐姐。放心吧,你习姐姐已经被我说服了。同意週日一起和咱们看房子了。到时候我们四个和你个小坏蛋大被同眠,美死你个小坏蛋”。

    陈雷嘿嘿一笑道:“姐姐你怎么说服她的?”。

    齐安娜道:“就是说服啊,一起睡一觉,就服了”。

    这下陈雷大窘,头上都冒出了汗,苦笑不得道:“姐姐你还真睡啊?你可别把习姐姐吓到”。

    齐安娜乐了,笑得如花枝乱颤,“咯咯”

    不停道:“说实话你这习姐姐真是个尤物啊,那雪白的身子,添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尤其下面一根毛也没有,嫩得跟个小姑娘一样,光看看我都湿了。

    你个小坏蛋真有福气啊”。

    陈雷听得如同亲见一般,心头一阵火热道:“习姐姐怎么同意和你的事儿的?”。

    齐安娜笑道:“我告诉她以后迟早要一起伺候你,说教她两招让你美得找不着北。然后她就半推半就被我睡了,现在还在我旁边躺着呢。对了,我现在就在她家”。

    陈雷这下激动了,恨不得飞到两个美妇人身边,他急切道:“你们在那儿等着,我现在就过去”。

    习燕霞家的卧室里,齐安娜躺在习燕霞身边,那边正打算应承陈雷,突然一个娇柔无力的声音传来:“娜娜,谁给你打的电话?”。

    正是习燕霞那美妇人。

    齐安娜笑着对她说道:“还有谁?还不是你那个小情人儿,他这会儿忙完了公司的事儿,正准备过来呢。正好我们还没吃饭,让他捎点吃的来”。

    这下习燕霞大羞,她满面通红地夺过齐安娜的手机,急道:“不许你过来,你要过来姐姐就死给你看”。

    说着不由陈雷反应就挂断了电话。

    齐安娜这下笑得更狠了,她趴到习燕霞身上,压着她那丰腴的娇躯道:“为什么?好姐姐,让这个小坏蛋看见他两个姐姐这美妙的样儿,保证让这小坏蛋魂儿都丢掉”。

    习燕霞将枕头摀住脸道:“我说好了身子只给他一个人的,结果被你……”。

    齐安娜笑道:“这有什么?那小坏蛋才不在乎呢。莫说你,就是依依和晓霞我们都在一起好过,还是当着那个小坏蛋的面儿呢。那小坏蛋看到姐姐你这个娇羞的样儿恐怕二话不说就会上来,要得咱俩明天都下不了床”。

    她经常和几女一起与陈雷欢好,早已视之稀鬆平常。

    习燕霞第一次被女人攻陷了,她哪里放得开,此刻恨不得地上有个缝儿能让她鑽进去,她带着哭腔求饶道:“娜娜,这么快就一起和他在一块儿,我不习惯,得等等,得等等啊”。

    齐安娜笑着拽走了挡在她头上的枕头,看到这羞涩的美妇人竟然急得都流出泪来,俯下身子亲着她的面颊道:“好吧好吧,我给这小坏蛋打电话让他不要来。恐怕这小坏蛋要失望死了”。

    说着就要压下身子接着疼爱这羞涩的美妇人。

    正待此时,习燕霞的手机响了,她忙推开齐安娜,羞着脸接听,正是陈雷。

    手机中传来陈雷深情的声音:“好姐姐,你不想我吗?”。

    习燕霞捂着脸,彷彿被他看到了一样支支吾吾地说道:“你~你你别来啊。

    姐姐这样子羞死了!你千万别过来啊”。

    那边陈雷无比失望道:“好姐姐,我想死你了,我现在就想抱着你睡觉啊”。

    习燕霞羞涩道:“可是娜娜在这里,你给姐姐点时间好吗?”。

    陈雷这边实在没办法,他可不捨得让这美妇人受一点儿委屈,只得说道:“好吧姐姐,那我就不过去了。你们吃饭了吗?我给你们叫外卖”。

    那边齐安娜一把夺过手机道:“小坏蛋,快去疼你家里两个美人儿吧,这边有我照顾你的大宝贝儿姐姐呢。明天下午记得去找我爸钓鱼,你要不去就死定了”。

    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齐安娜把手机放到一边儿,骑在美妇人身上说道:“宝贝儿姐姐,来,你不让那小坏蛋来,那就换妹妹好好疼你,咱们再来一轮儿”。

    说完就抱着美妇人拥吻起来。

    习燕霞被她吻去了脸上的泪水,竟然不由自主地羞涩迎合起来……陈雷放下电话,看了下表已经九点了,他赶忙锁门下楼,整个公司除了门口保安以外全都走光了,他和保安打了个招呼,开着车出了门回家。

    週日,陈雷本来计划和齐安娜她们一起去看房子的,结果被周立一个电话叫去和戴长兴一起谈了一上午的业务,中午一起简单吃了点饭。

    戴长兴本来要留陈雷下午一起去玩儿的,被陈雷坚决拒绝了。

    他回家收拾了一下,像打仗一样赶着去了市郊的一个鱼塘。

    他本人不会钓鱼,对钓鱼什么的也一窍不通,连鱼竿都没有。

    以前他倒是和习燕兵他们一起去过几次,但每次都是单纯地晒太阳。

    和钓鱼相比,他更喜欢一个人躺在躺椅上晒太阳,顺道看着水边的风景。

    他实在不明白齐家老爷子把他拉到鱼塘什么意思。

    不过他还是壮着胆儿去了,他心说总不会被扔到鱼塘里淹死吧,他自己的游泳技术还是很厉害的,少年时曾经进过市少儿游泳队呢。

    到了鱼塘,他交了入场费,在鱼塘职工诧异的目光下拎着手包进了场区,借了一个小马扎就顺着鱼塘走着。

    週六倒春寒下了雨,所以今天虽然是个大太阳的日子,但是并不适合垂钓,鱼塘周围坐着钓鱼的人不算多,偌大几亩地的鱼塘只有四五个人孤零零地坐着。

    正当他四处寻找时,看到远处有两个人在一起坐着,一个是个瘦瘦的老头儿正在垂钓,另一个则胖胖的人则在一边作陪。

    那个胖胖的人给他挥手,走进了一看才发现胖胖的人是齐东来。

    他赶忙走快几步,走到二人身边。

    他是第一次见齐安娜的父亲,老头儿精神矍铄,面色泛着健康的红润,皱纹不多只在眼角略微有一些,面相和齐东来很像,只是没齐东来那么发福,看起来也就五十岁左右的样子,很精神的样子,一点儿都不像60多的人。

    他戴着个迷彩奔尼帽,看不到头髮,穿着白衬衣浅灰色马甲,下身套着一条宽鬆的迷彩裤子,黑色的休闲跑步鞋,除了带的手錶是一款劳力士机械表以外,看着和普通退休老头儿没什么区别。

    陈雷刚和二人打招呼,分别叫着“伯父”、“大哥”,就被老头儿那手在嘴上比了个手指“嘘”

    了一声,只见老头儿勐得一拽鱼竿,扽上来一条大鱼。

    齐东来乐呵呵地帮老头儿取下鱼放到桶里,笑道:“不错,第二条,看起来有二斤多,晚上加餐了”。

    说着还和陈雷打招呼道:“喏,我爸。得,你小子来了可把我拯救了。我走了,你们爷儿俩慢慢儿聊”。

    说着收起马扎头也不回地走了。

    老头儿把鱼竿架在一边给陈雷打个手势让他坐近点。

    待陈雷搬着马扎儿坐到身边后便一边装着鱼饵一边道:“陈雷是吧?85年的?父亲陈跃进,89年牺牲于中越边境扫雷攻坚战,母亲于爱媛,09年病故。你本人T大计算机大专06年毕业,当年在电信参加工作,09年因母病逝辞职,10年入职我的公司,从一线程序员做起,到今年5年了,先做到研发部经理,现在因为点小孩子过家家挪到营销部做副经理,13年和女朋友沉依认识,现在在一起住了一年多,上星期和安娜搞在一起的,对吧?”。

    老头儿如数家珍一般把他的事儿给报完了,让陈雷尴尬的不行,他只得硬着头皮道:“是的,伯父”。

    老头儿一甩手放出鱼竿,鱼漂打在水面上,沉了沉又浮了上来。

    陈雷看着老头儿绷着的脸,心也沉了沉。

    老头儿冷冰冰地在他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又扭过脸去看鱼漂,慢慢地说道:“你小子这样儿有我当年的花劲儿啊,说说吧,你身边儿有几个女人现在”。

    陈雷老老实实地交代道:“连上齐姐姐一共四个”。

    老头儿面无表情地说道:“孟子说齐人有一妻一妾,你小子一妻三妾,谁是妻谁是妾啊?”。

    陈雷摇摇头道:“在我看来她们都是我喜欢的人,不分大小尊卑,都是我的爱人”。

    老头又扭头看了他一眼,道:“你小子本来有女人的,却睡了我女儿,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陈雷摇摇头把心一横道:“我不知道您怎么想的,反正不管您想怎么样,我都要和齐姐姐一块儿过。您除非杀了我,否则我都会和齐姐姐在一块儿的”。

    老头儿摇摇头道:“杀你?我像那种蠢人吗?你自己清楚,我要是现在杀了你,娜娜得恨我一辈子。我不会动你”。

    陈雷瞪大了眼看着老头儿,他知道老头儿的意思,吓得他瞳孔都睁大了:“您不能动她们,她们是无辜的。这事儿全是我的错,跟她们没关係”。

    老头儿没看他,眼睛只盯着鱼漂,冷冷地说道:“限你一个星期之内和其他女人了断,然后和娜娜结婚。你不了断,我帮你了断。我虽然退出江湖了小10年,还是有些可以做事的朋友的”。

    陈雷痛苦地纠起自己的头发来。

    他没有想过是这样一个结果,他左思右想想不出一个解决的办法,他突然坚定了眼神,下了很大的决心道:“我是个自私的人,我做不到放弃她们任何一个人。我想和您做一个交易”。

    “交易?”。

    老头儿饶有趣味地看着他道:“自私?好吧,你有什么东西值得让我和你交易?说来听听”。

    陈雷死死地盯着老头儿道:“我用一样东西交换她们三个人的命,我要你保证她们不受到任何伤害”。

    老头儿一听乐了,他微笑着道:“什么东西?”。

    陈雷坚定的以一个字一个字的速度蹦出来三个字:“我的命”。

    “你的命?”。

    老头儿显然有些意外,他呵呵一笑道:“我说过不收你的命。你的命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价值”。

    陈雷摇摇头道:“你不收不代表我不能给。我如果死了,她们的命对你来说也就没有任何价值了,对吧?”。

    老头儿这下彻底转过身子,更乐了,他笑着道:“你的意思是你可以为了那三个女人放弃娜娜?”。

    陈雷摇摇头道:“不,不是为了她们放弃齐姐姐,是为了她们三个人的命放弃一切。如果齐姐姐遇到这样的事,我也会做同样的选择。在我看来,她们四个的命高于一切”。

    老头儿呵呵一笑道:“那我要是不答应呢?我实话告诉你,你如果敢死,我就让那三个女人给你陪葬。其中一个叫沉依,对吧?没关係,有一个我就能查出其他三个”。

    陈雷仍然看着老头儿,他此刻恐惧到了极点,背后的衬衣都被汗水浸湿了,他惨然地笑道:“既然无论如何她们三个都没有活路,那么我作为一个自私的人,我选择先走一步”。

    说着,他从手包里掏出纸和笔,开始写东西。

    老头儿扭过身子看着他写的东西,竟然是一份遗嘱,上面写着他如果死亡无论任何原因,所有财产平分给四女云云。

    老头儿呵呵一笑道:“你觉得写这狗屁玩意儿有用吗?你只要死了,这东西我一把火烧了卵用没有”。

    陈雷想了想,他干脆拿出手机来,编辑起短信来。

    老头儿一把夺走他的手机,甩手就扔进了池塘,惊得他“哎”

    一声,他气道:“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此刻又惊又气。

    老头儿澹澹地说道:“我再给你几个选择,要么,离开娜娜,走得越远越好,不要被娜娜见到,不要被娜娜找到,其他的,我不管;再一个,和那三个女人断了,永远不许再见面,老老实实和娜娜结婚。老夫我这点基业多的不敢说,10个亿是有的,待我百年后你和东来一人一半。她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天大的福气。给你三天时间,自己想清楚了怎么办。如果你来见我,我就当你选第二条。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第三条,现在弄死我。你可以走了”。

    说着,陈雷发现现在鱼塘一个人都没有,那些钓鱼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全都走了,连看鱼塘的人也都不见了。

    老头儿继续盯着鱼漂,彷彿一切都不再重要。

    陈雷面沉如水地看着老头儿,下了很大的决心,起身,向前走了一步。

    老头儿扭过头看着他,微笑着,彷彿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命一样说道:“现在这儿没人,你只要把我往鱼塘里一推,一了百了,最多算我失足落水,死无对证。你和娜娜可以继续高兴地在一起,老夫立过遗嘱,家产他们兄妹俩一人一半,你人财俱得”。

    说着闭上了眼睛。

    只听得“噗通”

    一声……陈雷在老头儿面前跪下了,他重重地磕了一个头道:“伯父,您是齐姐姐的父亲,就是我的父亲,是我的至亲,也是我的老闆,我不能对您下手。

    古语云,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您可以不给我活路,我不能弑亲。我只能选择第一条,您替我给齐姐姐带句话,告诉他,我从来只是玩弄她的肉体,一切都是骗她的,包括其他女人,我就是个花花公子,我现在被一个漂亮的女人勾搭到国外去了,永远不会回来”。

    说完,他整了整自己的衬衣,走到鱼塘边,看着一潭死水,他此刻已然没有了生的念头,眼角流出了泪水,心道:“永别了,齐姐姐,永别了,习姐姐,永别了,依依,永别了,晓霞”。

    他扭头看了一下四周,再看了一下这个让他无比眷恋的世界,闭上了眼睛。

    “啪~啪~啪~啪~”。

    鼓掌的声音响起:“不错,有情有义,忠孝两全,娜娜好眼光”。

    老头儿笑着拍着掌道:“除了手不够狠,其他没什么毛病了”。

    陈雷惊讶地看着老头儿,此刻的老头儿已然换了一副面孔,笑眯眯地看着他。

    陈雷不由得问道:“您什么意思?”。

    老头笑着说:“你和娜娜的事儿,我准了。我这一关你过了。一百分儿”。

    陈雷惊喜道:“您的意思是您同意我和她们在一起了?同意我们这样下去?”。

    老头儿摇摇头道:“我同意你们五个在一起,但不同意你们这么下去。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和谁办婚礼?”。

    陈雷本来惊喜的表情突然又变得黯然起来,他垂头丧气道:“我只能和依依办婚礼,其他三个人我没有办法了”。

    老头儿突然跳起来,拍了他的头一下道:“你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TMD笨!到极点的笨”。

    陈雷被老头儿打懵了,他小声道:“我和齐姐姐商量好的,要办婚礼只和依依办,结婚证也和依依领”。

    说着又有些害怕地看着老头儿道:“您的意思是我和齐姐姐领证办婚礼?那不成的,依依父母那边没法儿交代”。

    老头儿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道:“说你笨你还TMD不服气?这世界上只有中国一个国家能办结婚证么?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是个问题,可是你TM不会去国外结婚么?你美国欧盟日本韩国一个国家办一个结婚证不就完了?只要不在国内挂号谁理你啊?”。

    陈雷这才大彻大悟过来,他笑道:“还是您老人家道行高。只是这样有意义吗?”。

    老头儿气呼呼道:“怎么没意义?别看拿一张纸,我家老太婆塑封了放在保险箱里,金贵的不得了。你小子别的都聪明怎么这事儿这么煳涂。婚礼也搞四个,一个国家搞一个,叫什么来着?现在的新名词儿叫什么来着?旅行结婚!你们年轻人不是都喜欢玩儿这个么?拍婚纱照拍四套,什么马尔代夫巴厘岛选四个地方,只要有钱谁管你啊?”。

    陈雷嘿嘿一笑道:“谢伯父您指点迷津”。

    老头儿瞪着眼看着他道:“你还叫我伯父?”。

    陈雷顺竿儿爬道:“爸”。

    老头儿点点头道:“这才对。在家以后就这么叫,在外面的话还是叫伯父吧,省的惹麻烦。但有一件事儿可得先说清楚,否则我不饶你”。

    陈雷点点头,讨好地笑道:“您说,但有所愿无不允”。

    老头儿说道:“男人嘛,风流一些很正常,老夫我当年也是万花丛中飘过的,东来也偷偷养着一个小的,还放到公司里来。当我不知道。但是你小子以后管好裤裆里那东西,前面的我既往不咎,后面再有新的,我可不饶你”。

    陈雷点点头道:“这个自然,这个自然,其实有她们四个我已经很满足了。

    不敢了”。

    老头儿这才笑道:“你小子能哄得娜娜收了心不再玩儿什么女同,我是比较高兴的。还能把几个女人都哄好了让她们高高兴兴和你大被同眠,这点儿比我还厉害。小子好好儿干,东来迟早要把软件公司这边儿交给你,好好对娜娜,不许让她难受”。

    陈雷点点头道:“其实齐姐姐一直都是欺负我的”。

    老头儿嘿嘿一笑道:“女人嘛,刀子嘴,豆腐心”。

    陈雷突然有个疑问,他摸着后脑勺道:“爸,您怎么确定我不敢对您下黑手的?”。

    老头儿呵呵一笑道:“老夫年轻的时候是步侦,79年的时候带队玩儿敌前侦查徒手扭死过六个越南猴子。这几年功夫可没撂下。你小子跟老夫下黑手还不知道谁死呢”。

    陈雷嘿嘿一笑道:“我爸75年的兵,后来是79年火线提的干,五十四军一六二师的”。

    老头儿点点头道:“我知道,好部队啊,勐虎师啊,我是四十三军一二七师的,后来也改隶到五十四军了。说起来还是一个军的呢,就是没见过面”。

    他突然想起一个事儿:“你父亲怎么八九年牺牲在那边了?不应该啊,八九年的时候他们不是在安阳嘛?”。

    陈雷看着南边的天空,彷彿能看到父亲牺牲的地方和墓碑,他有点伤心地说道:“本来他们不需要在边境的,不过他是排雷技术的专家,被派去指导工作,结果误踩了越军的地雷就牺牲了”。

    老头儿一阵唏嘘,歎口气道:“命啊,还好,有你这个好儿子出材料,他葬在那边?”。

    陈雷点点头道:“他先是重伤,死前留下遗言说要葬在那边,死了也要守着我们的边境,守着我们的家国。可惜,我和妈妈都没见他最后一面”。

    老头儿随着他的目光看着南方的天边,彷彿看见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深深遗憾道:“我这老亲家让我想起以前的那些老兄弟们。你去看过吗?”。

    陈雷点点头道:“每年清明节都去。今年刚刚去过”。

    老头儿转过脸看着陈雷,欣慰地说:“好,有时间了带着我去,我也去看看他,顺道儿也看看我的老兄弟们”。

    眼眶已经有些湿润了。

    他擦擦眼睛道:“不说了,陪我钓会儿鱼,晚上到家里吃饭,就吃鱼”。

    说着又看起了鱼漂,突然发现鱼漂一沉。

    他老侦察兵出身,手疾眼快一拉钓竿,吊起一隻金色的乌龟。

    老头儿乐坏了,他手里捧着乌龟大笑道:“哈哈,你看,老天主我今日钓得金龟婿,得,这乌龟得好好养着,包你长命百岁”。

    陈雷看着哭笑不得,心说这老头儿真有趣,说道:“这乌龟恐怕不吉利吧?”。

    老头儿指着乌龟的头道:“你这就不懂了,你看这乌龟浑身都是金色,又不是绿色,这搁古代就是祥瑞,得上报送到皇家的。再看这年龄,龟背上的圆有三十条,这是三十年的黄喉,和你年龄一样,做你的化身那是再好不过了”。

    说着,从鱼饵盆里拿出两条蚯蚓喂给它,还乐呵呵地逗着那乌龟。

    陈雷看着那乌龟,也觉得金灿灿的挺好看,听老头儿说了也觉得不错,点点头道:“那我拿回去养?”。

    老头儿摇摇头道:“我钓的金龟婿肯定要我养嘛。你又没闺女,要了干嘛?”。

    说着跟个宝贝一样放进水桶里,还把水桶放到陈雷够不到的一边。

    陈雷拿这老玩闹没有办法,只得皱着眉头陪着他继续玩儿。

    不由得说,两人运气还真的不错,除了之前齐东来在时钓上来的那条鱼以外,又钓上来两条大鱼和三四条小鱼。

    两人把不足一斤的鱼放掉之后,高高兴兴地提着鱼走了。

    快五点钟,陈雷开车载着老头儿一路开到了市区,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跟老头儿说到商场停一下,说第一次去家里,得提点东西。

    老头儿摇摇头道:“提什么东西啊?这不有东西吗?”。

    说着指了指车后备箱道:“我都钓了金龟婿了,要什么?这就是最好的东西”。

    说完又想起来:“对了,我把你手机扔水里了,走去商场,再给你买个手机”。

    说着就硬让陈雷开车去了商场。

    陈雷一向喜欢拍照,也经常拿手机处理文档,因此又挑了一部Lumia930。

    他正准备结账的时候被老头儿拦住了,一老一少抢着付账让专卖店的女孩儿们看得惊奇不已,尤其老头儿一身钓鱼的打扮实在是引人注目。

    陈雷最终还是没有拗过老头,也体会到了老头儿说自己是侦察兵出身的实力。

    出了商场,陈雷又到移动营业厅补了张卡,剪好了插到手机里,开了手机后看了一下,四个未接来电的通知短信,都是齐安娜的,他赶忙一边开车一边回了电话。

    电话那边齐安娜着急地问他为何手机关机,吓得她差点报警。

    陈雷苦笑着说手机掉水里坏掉了,现在已经买了个新的,正带着老头儿回家呢。

    陈雷问她为何不给她父亲打电话,旁边老头儿回答说自己钓鱼从来不带手机,要的就是个清淨。

    陈雷摇摇头,他心说这父女俩都够好玩儿的。

    他说起老头儿正在偷听两人的谈话呢。

    齐安娜听了在电话那边笑得不得了,她问陈雷是不是被吓得不轻。

    得到肯定的答複之后齐安娜让陈雷把手机给了她父亲,对她父亲吼了一句“回来给你算账”

    就挂断了电话。

    老头儿听了,脸色极其精彩,那是一种宠溺、恐惧加上苦笑不得的神态,简直用语言无法表达,他歎着气说着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说完垂头丧气地看着窗外。

    陈雷看他被女儿搞得苦笑不得的样子,整个下午的鬱闷一下子都不翼而飞了,看来是一物降一物啊,他摇摇头笑着对老头儿说自己一定会对齐安娜好的,让老头儿放心。

    齐安娜的家在市区北边一个军用机场附近,由于经常需要起降战斗机,所以这一片并没有怎么开发成为商务写字楼或者高层住宅,都是成片的别墅,在这里住着的非富即贵。

    陈雷在老头儿的指引下开到他们家门口。

    车开进齐家的小院儿,齐安娜已经在主楼门口迎着二人了。

    陈雷开了车门让老头儿先下来,然后自己去车后备箱提了水桶,拿着老头儿钓鱼的一套宝贝进了屋。

    齐家的小别墅由前后两个小花园儿以及一座主楼两侧的平房组成,总共佔地不到一亩,前面的小花园儿大一些,有四个室外车位和一片花丛草坪组成,主楼后面的小花园儿种着一片树。

    别墅主楼是个二层的小楼,佔地大概两百多平米,一楼是客厅、几间客房、保姆房和两间办公室,二楼则是齐家老两口、齐东来和齐安娜他们的卧室。

    两侧的厢房一边是厨房和储物室,另一边则是两个室内车库。

    齐东来这会儿并不在家,他在市区中心另外有房子,并不经常在这里住。齐安娜也是如此,在市区另有居所。

    兄妹俩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在这里和老两口团聚,平时这里只有老两口和两个保姆在家。

    陈雷先是在老头儿的指点下将老头儿的钓具放到他的书房,又将钓上来的那一隻一巴掌大的“金龟”

    放到了客厅的水族箱里,然后就将水桶带几条鱼给了厨房的保姆。

    老头儿招呼保姆把钓上来的鱼现做了,然后和老太太、陈雷、齐安娜等四口人坐在客厅叙话。

    齐家老太太年轻时应该也是个美人,眉目间和齐安娜很像,看样子也就四五十岁的样子,果然这一家子都属于面相显小的。

    老太太上下打量着陈雷,显得很有兴趣,正应了那句老话: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

    老太太看了半天后对齐安娜点点头道:“不错,妈准了。小伙子挺精神的”。

    齐安娜面带着一点羞涩,让陈雷都以为她被习燕霞附身了。

    正当两人尴尬的时候,老头搭话道:“这小子虽然花了一点儿,但却是是对娜娜真心实意的,人品心性都不错,以后经常来家里坐”。

    说着便笑着打量着陈雷道:“还不叫人?”。

    陈雷这才反应过来,对着老两口喊着:“爸、妈”。

    老两口都笑着点了点头。

    齐安娜一拧陈雷的腰道:“一下午没消息,吓死我了。对了,”

    她扭头问她父亲道:“爸,那只乌龟是怎么来的,钓上来的?还是你们去花鸟市场买的?”。

    老头儿笑着看了看陈雷,让陈雷自己说那只乌龟的来曆。

    陈雷皱着眉头简单介绍了一下那只乌龟的来曆,说完之后,齐安娜竟然笑得直不起腰,她指着那只乌龟问陈雷有没有起名字。

    陈雷这下窘坏了,他哭笑不得地说还没有。

    齐安娜显然觉得听好玩儿的,她站在水族箱旁边看着那隻金色的乌龟,问道:“这只乌龟是什么品种啊?是公的还是母的啊?”。

    她没有养过乌龟,也不懂得怎么看乌龟的公母。

    老头儿站在她身边道:“这个乌龟应该是精品黄喉,你看它全身泛着金色,这是祥瑞啊。公母我也没留神,我看看”。

    说着把那只乌龟从水里捞出来,轻轻地按压了一下龟甲。

    那乌龟比巴掌稍微大一些,已经性成熟了,从洩殖孔露出短短的生殖器来。

    老头儿高兴道:“公的,我说这是这小子的化身吧。嘿嘿~我的金龟婿啊~”。

    除了陈雷外,三人都笑了起来,只有陈雷鬱闷的要死。

    齐安娜笑完了,捧着那只乌龟问陈雷:“既然还没起名字,那就叫它『雷雷』吧”。

    说着便问她父亲道:“乌龟都吃什么啊?”。

    老头儿也摸着雷雷的背甲道:“乌龟是杂食动物,荤素不忌,我钓鱼用的鱼虫就行,没有鱼虫水草它也吃”。

    齐安娜捧着乌龟,将乌龟的头指向陈雷,然后对着乌龟道:“你看那边那个坏人了吗?他和你一样荤素不忌什么都吃”。

    竟然露出小女儿神态,她的话把一屋子人全都逗笑了。

    当天晚上,老头儿说今天高兴,让陈雷就别走了,在这里陪着齐安娜住下,喝点儿酒庆贺庆贺,还拿出珍藏的一瓶茅台。

    齐安娜一看瓶子就惊了,她问老头儿为什么拿出这瓶宝酒。

    原来,老爷子当兵从部队转业回来的时候弄了两瓶茅台,一直珍藏了许多年,其中一瓶他当作状元红,在齐东来结婚的时候和亲家分了,另一瓶则打算当女儿红,等齐安娜出嫁的时候喝,结果因为齐安娜一直没有结婚就存到今天,足足有30年了,和陈雷几乎一般大。

    老头儿得意的说这瓶子酒拍卖的话最少也得小十万。

    齐安娜听了原委,彻底化身了另一个版本的习燕霞,红得脸如猴股,只顾着低着头拽着陈雷。

    齐家老头儿高兴地说齐东来那小子下午不陪他钓鱼,活该没口福,在当天的晚饭就和老伴儿、陈雷、齐安娜四个人将那飞得只剩下半瓶子的陈酿给分了,当晚陈雷给沉依和晓霞打了电话说明了原委,得到佳人许可后,便住在了齐家……◇◇◇本章无肉。

    想看肉的等下一章吧,金龟婿大战轻熟女。

    本章标题“愿者上钩”

    意为齐家老头儿齐立国用钓鱼的方法来试验陈雷对齐安娜的本心,让陈雷真正获得了齐家的认可,也为他出任齐家所有的“东安软件”CEO创造了一个必要条件。

    本来笔者以为香港或澳门是可以双重国籍的,曾经想过让主角拿港澳护照去海外结婚的,后来发现原来国籍法覆盖的范围包括港澳,看来只能是海外办证不在国内申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