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号小说网 > 精品小说 > Something Wong Facebook > Something Wong Facebook(21-22)
    作者:SomethingWong。

    字数:4526。

    第21章:起飞。起机。

    今次出Trip,我有点不祥预感,因为身边的是我女下属Catherine。她人没甚么的,就是对性十分开放,连我这样道行高的人都被她搞了两镬,在她心目中,我还只是一个大哥哥……或者,真是我道行未够高。

    飞机正在爬升,我捉着Catherine冰冷的手,将体温渐渐传到她手中,或许这就是为甚么女孩子通常都喜欢牵着男生的手的其中一个原因(女人过了30岁就不一样了,尤其是未结婚的,偶尔牵一下就够,不要问为甚么,这是女人的定律),看着她紧张兮兮的样子,很是有趣。

    “怎样了,第一次起机的感觉怎样?”。

    她的头一直贴在我肩膀上,是以我轻声地问她,想减轻一下她第一次坐飞机的紧张感。

    她眼定定地望着我,笑了一下。

    “哥哥,你是想说第一次起飞吧?”。

    Catherine笑说。“起飞跟起机两者有很大差别哦”。

    Catherine一边笑说,一边把我的手甩开,放在我大腿内侧上,“这才是起机”她轻声温柔地在我耳边说。

    接着,她将盖在身上的毛毯打开,盖在我们的下身上,在毛毯下轻轻地揉搓我弟弟。

    这个Catherine,刚才还紧张到说不出话来,飞机一起飞就变得生龙活虎。

    飞机在爬升到高空安全高度之前,应该还有5-10分钟(我没有真正数过),在这之前全机人员都要乖乖的坐在位置上扣好安全带,加上我坐窗口位,所以基本上无得走。Catherine的袭击实在是突如其来,得吋进呎的她看着我面无血色的脸,很是享受,索性将我的安全带扣松开,将手放入我的松身运动裤内,隔着内裤温柔的在挑逗着我弟弟,还尝试将我底裤前的那颗钮扣松开,把我越趋紧迫的弟弟拿在手上。

    “哥哥,这样舒服吗?”。

    Catherine轻声问道。

    “还真不错,虽然这不是你第一次起机,但肯定是你第一次起飞时帮人起机吧”。

    我舒服得不知自己在说甚么了。

    一朝早的航班没甚么人,每个乘客都好像坐我前面的Pam姐一样,一坐下扣好安全带便倒头大睡,是以完全没人留意的到我和Catherine的举动。说时迟那时快,我弟弟这时已经开始被Catherine把玩到硬起上来。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和Catherine都觉得很是刺激,因为有着那种当众做坏事的感觉。

    Catherine真是帮人打飞机的能手,还舒服过我自己打,她不是我同事的话,我还以为她是做骨场的,我面上装作一脸正经,其实内里欲仙欲死。

    今天的天气不是太好,飞机爬升时不时遇着起流,令到机身摇摆不定,Catherine在飞机摆动时就更肉紧地捉着我弟弟,比起在4D电影院看电影更加惊险刺激,亦因为这样,扣上安全带的灯亦良久不熄灭。

    被Catherine不断的打,我开始有点耐不住的感觉,这时才突然醒起,要是现在弄湿了裤子的话怎办?就在这个时候,Catherine好像感觉到我的异样,不过她没有停下来,却加快手势起劲的帮我打,我想叫停她,因为真的受不了了,不过在大庭广众之下应该怎样叫停她?怎料她连忙将座位面前的呕吐袋拿出来塞入毛毯下,她还满有创意的,不过塞东西入去之前可否问我一句先?接着两个人四只手赶忙地在毛毯下准备发射,最终在就快要射出来的时候她将我整条弟弟塞入呕吐袋,让他“呕个痛快”。

    老实说,这样射实在很不爽,因为感觉实在是怪怪的,那个呕吐袋亦实在过大而且弟弟放入去有点“刮”,但那是没办法之中的办法,不过在这个危急关头,得因应环境来解决问题,而且在飞机上,我们可以怎样?

    快手快脚简单地清理好后,Catherine将用过的纸巾塞入那个呕套袋中,当我拉返好裤子的时候飞机已经爬升到一个安全的高度并稳定下来,要乘客扣上安全带的灯号亦熄灭,真是时间刚刚好,因为这时机舱内已经有人行来行去拿行李。

    Catherine按了一下Call空中服务员过来的灯掣,将那个载满脏物的呕吐袋递给走过来的漂亮空姐。

    “没甚么事吗?”。

    空姐关心地问。

    “不好意思,他第一次坐飞机,麻烦你处理一下这袋东西”。

    Catherine指着我笑说,而那位空姐亦面带笑容的将呕吐袋拿走。

    “你再有需要呕吐袋的话可以随时问我拿”。

    空姐礼貌地说。

    “不用了,他已经呕够了”。

    Catherine说后对我作了一个很坏的笑容,这个死妹钉,未落机就已经在搞我,不过这时我亦敌不过发射完后袭来的睡意,昏死在飞机上睡着了,一直的沉睡着,突然被降落的震荡震醒,这时我们已经到达浦东机场,跟两个女同事展开为期三日的上海公干之旅。

    第22章:外卖上海妹落机后,我和Catherine及Pam姐一起过海关,因为行程只得三日的关系,我们都没有大件行李要寄仓,本应可以很潇洒的跳上的士直冲酒店Check-In换衫返上海分公司开会再约客户签合同,但这时Pam姐拉住Catherine直冲免税店。“Alan你帮我地睇住行李,我要去扫货”。

    我们的公司,女同事多,尤其是大陆分公司,一列排出来的话你还以为自己去了舞厅的OL之夜,所以每当我们香港同事上大陆公干的时候,总会帮女同事买免税化妆品。当然,当中有很多货都是大陆同事帮其他人买的,卖人情这东西,你要在国内生活工作过,才懂得当中的窍门,所以,我的手提行李箱内,其实也有几部智能手机。

    既然两个女人跑了去买东西,我也开始弄我的Wifi蛋蛋,那一行三人这几天就不会与世隔绝了。轻松安装之后,又回到文明社会了,打开不同的通讯Apps查讯息,有个陌生女仔Add我,一看就知道她是国内人。

    “小宁?怎么这个名字好像很熟悉似的……”。

    想着想着,对了!那是同事贱精Raymond的上海菜旧相好小宁。既然是朋友的朋友,那就加她了。

    “您好Alan哥,我是小宁,Raymond说您今天到上海,到达了啦?”。

    “是呀,我到了,不过今天会很忙,不如迟点再谈?”。

    我暂时对小宁所提供的服务没有任何兴趣。

    “当然没问题啦,想要找些甚么女生作伴,随时告诉我啦,我24小时都听电话的”。

    小宁说,当然,我不信她真的24小时都接电话,起码早上6-10点没有人会给她打电话要小姐陪吧?。

    说时迟那时快,Pam姐和Catherine已经抽住一袋二袋化妆品回来了。

    今次上海之旅,只是见见客户,签新合同,和跟上海的同事们开几个大会交流,对Catherine这新人来说,很是新奇,加上她原来未乘过飞机出境,兴奋一点,是很正常的事。

    时间校的刚刚好,我们一到酒店就已经可以拿房间。简单梳洗过后,因酒店跟公司都同在静安区,我们不消一会已经坐在会议室内跟上海分部的同事在商讨明日跟客户新签定的合同有没有甚么遗漏的地方。只见Catherine眉头深锁的在看合同内容,我们一眼就看出她看不懂简体字。

    “没事啦,Catherine,你正在看的合同,我们和上海分部的同事都看过几百遍了,客户在上面签个名盖个印章就成,不用浪费眼力”。

    Pam姐说。“那趁现在得闲,你帮我计一下我们帮每个同事带免税化妆品应该收回多少钱吧”。

    Pam姐带Catherine来最大目的是做她的近身妹仔,这一点我没异议,反正我可乐得清闲。

    一下子,办公室的气氛炽热了起来。女人,无论何时何地,一提起化妆品就失控。

    这时候,我则计划这几天放工后的行程。基本上和Pam姐出Trip,自由时间很多,因为大家做事斩钉截铁,不用拖拖拉拉饮酒应酬(反正现在新一代的国内精英做事也爽快),因今次的客户老板是个跟Pam姐很投缘的女人,早上签过约后吃过午饭,晚上应该没甚么活动要参与,所以我拿出手机,给小宁发了个讯息,看看她有没有甚么女生好推介。

    “我这几天有点累,明晚有没有谁懂按摩的?”。

    “明晚吗?好的,老实说,告诉你那些女孩懂按摩的话都是骗你的了,这样吧,我安排一个温柔体贴的女生过来好了,她是正宗上海姑娘,读戏剧的,样子不错,对男生千依百顺,你看了一定喜欢”。

    小宁之后传来了几幅她的照片,看起来样子清纯可爱,真不愧Raymond极力向我推荐小宁这个“妈咪”。

    下班后,我们和公司的几个女高层同事一起吃晚饭,静安区跟上海外滩相隔不远,我们就在那里一间餐厅订了间别致的厢房吃正宗上海菜,看见满桌都是浓油赤酱的元蹄肥肉,Catherine大大啖吃得很开怀。我和Pam姐这些年纪有番咁上下的,则浅尝就算。吃过饭后,Pam姐跟几个女高层赶着去新天地的一间水疗SPA叹世界,“Catherine就交给你照顾啦”。

    Pam姐抛低一句就上了的士绝尘而去。

    我和Catherine吃过饭后在上海外滩散步帮助消化,这个时候的上海不冷亦不热,十分舒适。上海外滩是一个很浪漫的地方,射灯将四周的大厦照得金黄,多艘船只在沿岸慢慢航行,再看看对面的高楼大厦及代表性的东方明珠塔,这里就好像一个在平行时空之下的香港一般,身边的人和事都不一样。

    我们一边行,我一边发短讯跟小宁在通话,例如明晚“叫外卖”过来的小姐几点到达,地址在哪,和要付几多钱等。Catherine一直都在我身旁担天望地手机拍照开心Share,见我在聚睛汇神地传讯息,她就双手绕住我的手臂,轻声地问我:“哥哥,你在干甚么?”。

    这时,我的左臂感觉软软的,因为Catherine除了绕住我之外,更将她一对波向我压过来,这时我顾得Sendmessage就唔顾得身边的一对奶……。

    “等我Send埋句野先”。

    我说,之后紧急地将讯息Send好,约了小宁的上海妹明晚10点到我酒店房间“送外卖”。

    才Send出讯息,我已经闻到Catherine身上越来越浓的香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