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号小说网 > 精品小说 > 欲望的囚牢 第二部 同人续 > 【欲望的囚牢】第二部 同人续篇 第六章
    书名:【慾望的囚牢】第二部同人续篇~06章(11496字)。

    作者:独孤一叶。

    ◆第六章:不是我不懂。

    万魁被看的浑身发毛,没想到老爷子反应这么大,而且洞悉一切的感觉,让你毫无反抗馀地:“爸……那不是这……这个事,我就顺口……问问”。

    “小魁,不是我不帮,在他们没有完全依附咱们的情况下怎么帮?女人么,就应该做好女人的角色,野心太大,会把自己毁了的,我要让她们明白这一点,否则以后会给咱们带来很大的麻烦,再说了,小魁,永远记住,女人就是女人,永远代替不了家族,父子,你明白么?”。

    “您的意思是,现在故意晒着她们,让她们主动屈服?”。

    “差不多吧,让她们自己认识到,比别人说一百遍都有用,如果到时候还不识时务,就乾脆吞了她们,反正太子那甄研也不吃香了,呵呵,原以为可以借很大力呢”。

    这就让万魁有点为难了,自己已经答应她俩了,这怎么交代啊,倒不是他人品大爆发,而是面子问题,哪还有脸再见她俩:“爸……可我……”。

    万世杰一看他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基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你答应帮她们了?答应帮多少?”。

    “我说帮她们弄几千万贷款……”。

    “嘶……既然答应了,就先帮她们弄两千万,一点不帮也怕凉了心,办完这事你就先回美国,帮我操作那边上市的事”。

    万魁一听,心裡这块石头总算放下了,不然自己真要做蜡了:“哎……嘿嘿……去美国上市?为啥不在国内上市?美国审查很严格的,而且法规也很明确细緻,还不如国内好操作”。

    “哼……严有严的好处,乱有乱的难处,正因为要操作,才有人要勒咱,去美国也是无奈的选择,也是做给他们看看,别逼急了”。

    “哦……那我明白了,哎……对了,爸,甄妍是不是有个女儿,你帮着送美国去了?”。

    “啊,怎么?啊……呵呵呵,你相中了?那姑娘长得确实漂亮,就是不知道你能追到手不,现在她和蒋晨的儿子在一起,那小子我也见过,孱弱了些,你和他竞争,别说,我看有戏,那你努力吧,要是真能追到手,算是给咱家立一大功了”。

    “那您就瞧好吧,嘿嘿嘿”。

    万魁信心十足的道。

    这面蒋甄二人心裡有点忐忑的等着万魁的消息,而且商量着期房的规划和销售的可行性方桉,这时候收到了唐飞的消息,明天上午就到江州。

    甄妍纳闷道:“小飞怎么突然回来了?璇儿也跟着回来了?”。

    “好像没有,前两天我跟他通过电话,只是说他看中了一个项目,想回来考察一下,说是回来见面在细说,璇儿不跟着回来”。

    “你说这孩子,才多大啊,不好好上学,研究什么项目啊,回来你得好好说说他,那明天我去接他吧,你带几个人把方桉做出来,具体业务你比我强,晚上你在给你儿子洗尘,没办法,现在必须争分夺秒”。

    当晚,接到万魁的电话,甄蒋二人无奈的相视一笑,和预想的差不多,这小子明显是翅膀还不够硬,不足以依靠,还好给弄了两千万,然后说去美国操办上市的事,其实心裡都明白,这是被万世杰给打发走了。

    结果还算不错,万魁最后是临阵脱逃了,但也给弄了一笔钱,还给指了一条路,如果人家抬屁股走人,你也一点办法没有,让她俩更在意的反而是万世杰这老狐狸的态度,揣摩他到底什么意思?接唐飞是甄妍独自开车去的,这种情况她不喜欢带着工作人员,而且偶尔工作不忙的时候喜欢自己驾车,体验那驾驶的乐趣,去往机场的路笔直宽敞,今天她开的是宝马Z4敞篷跑车,这么好的天气,还开硬顶车的话,太可惜了。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阳光肆无忌惮的洒下来,宝马疾驰而过,熏风拂过脸庞,感觉那叫一个惬意,甄研有种大叫一声的慾望。

    也可能是要见到唐飞,心情莫名其妙的好,和这个准女婿接触不多,反而是他们去美国以后,莫名的成为很熟悉的存在,是神交?也不算,是自己单方面的,看着那些视频,自慰,下意识的成了自己性幻想对象,这太古怪了,今天来接他,不知该以何种态度面对,情绪很複杂。

    机场接机口,远远的就看见鹤立鸡群的俩人,主要是那女的,李云裳,就她的身高,在男人裡都不多见,何况女人裡,长得又标緻,回头率百分百。

    甄研略邹了下眉,马上又恢复了常态,很简单,这是对同类之间的威胁的自然反应,眼睛马上看向那感觉很複杂的人,眼前不禁一亮,那个印象中长相秀气,但有些孱弱的,身板单薄的唐飞不见了。

    换之身高已高了很多,身材健美,只有那一脸的秀气依稀还在,才一年来不见,变化竟如此之大:“妍姨……嘿嘿嘿,我妈呢?她怎么没来?”。

    “哦……你妈妈,公司这两天太忙,我们俩只能来一个,晚上她在给你洗尘,璇儿没跟你回来么?”。

    “璇儿这次没回来,我也是回来考察一下,赶忙要回去,就别折腾她了,啊……妍姨,还记得云裳姐吧,嗯,我俩的管家,在国外都靠她照顾呢”。

    “妍姨好,我是李云裳”。

    “哦,好,走,回家再慢慢聊”。

    到市区后李云裳告辞走了,甄妍,唐飞二人回到住处。

    唐飞先去浴室洗去一路风尘,甄妍去厨房准备午饭,顺便预备晚餐的食材。

    在外面见了一年的世面,回来再看妍姨,感觉已很不同,这准丈母娘哪裡有一点丈母娘的样子,身材火辣,着装入时,性格奔放,跑车开的风驰电掣,唐飞不得不一个劲告诫自己,这位是岳母,是长辈,是和自己老妈一样的人,不能瞎看,不能乱想,罪过罪过,可越是压抑着,越是忍不住瞟向她。

    冲澡特意用的冷水,让自己冷静一下。

    甄妍对自己今天的表现还算满意,一直担忧面对一个一直意淫的对象,会不会失态,还好,长辈的样子做的挺足。

    唐飞洗浴后,换上乾淨的T恤,下身牛仔裤,半湿的头髮散散的搭在前额,靠在厨房的牆边很帅气,很阳光:“妍姨,我能干些什么?”。

    甄妍看了眼帅气的他:“你呀,留着嘴吃就行了,午饭也不准备做什么,一个牛排,一个煎蛋,一个凉拌菜,怎么样?”。

    “妍姨,没想到你这么会做家务,呵呵”。

    “怎么?一直以为我是花瓶么?不要以貌取人,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的手艺,中午只是小菜,晚上才是大餐”。

    “哪有,只是……只是觉得,您这么漂亮的女人不应该干这些”。

    “臭小子,跟你丈母娘说这种话啊,和璇儿在一起她都不做的么?”。

    “有佣人和管家啊,就算没有我也捨不得让她干这些的”。

    “这还差不多,算璇儿没白喜欢你,不过活该干得干”。

    说到这裡,不禁想到视频裡那些画面,心裡话,可是不让干活,都在床上干了么,勐地不免又担心到:“小飞,我和你说的你都做到没?千万做好安全措施,不能让璇儿怀孕,还不到时候啊”。

    唐飞勐地被问到这个问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话题的跳跃性也太大了点:“不会了,我都是体外……啊不是……是安全了的……啊”。

    “啊?……什么?体外?你怎么这样?你知不知道这很不安全的,你知不知道,你们男人会提前流出来的,再说万一控制不住呢?一下射到裡面怎么办?你带个套子会差很多么?”。

    她手裡拿着西芹,比划着,嘴裡吧啦吧啦的突然意识到这话不应该自己说啊,特别是自己对唐飞说。

    只见唐飞面红耳赤的看又不敢看她,走有不能走的杵在那,甄研意识到不对劲,也一下停了嘴,空气彷彿都凝固了似的,尴尬至极。

    还是唐飞马上反应过来:“啊……妍姨,我……帮你摘芹菜,我帮您摘芹菜”。

    “哦……”。

    唐飞接过芹菜,到操作台上开始摘叶子。

    甄研愣了几秒,才想起,自己应该去煎牛排了,俩人谁也不敢看对方了,但又都在馀光的范围内。

    唐飞有点懵,什么流啊,射啊,套子啊,在准丈母娘嘴裡说出来,而且还是美艳绝伦的丈母娘,那杀伤力有多大不是亲历者是很难想像的,边尽量安守心神摘菜,又身不由己的偶尔扫一眼甄研,如此美艳的妇人,给人的压力是很大的,有种呼吸压迫的感觉。

    甄研也是心慌意乱,心裡暗骂自己,怎么就开始胡说八道了呢,守着女婿怎么什么都说呢,这张破嘴。

    这菜做的,硬是静不下心,有一半注意力在唐飞身上,虽然那不用眼睛看,但感觉着。

    心裡暗自隐忧,自己在唐飞心中的形象啊,脑海裡还时而浮现唐飞在宋璇体内爆射的画面,不禁掐了自己一下,还胡思乱想什么呢,自己怎么这么淫荡了,整天的意淫自己女儿女婿。

    “妍姨……您不用担心,我会注意的……不会让璇儿受伤害……”。

    “哦……那就好……那就好……”。

    “呀……牛排煳了吧……”。

    “啊……”。

    甄研一脸抱歉的看着餐桌另一面的唐飞在大口吃着焦煳的牛排和鸡蛋:“妍姨,我就喜欢老一点的,有嚼头,嗯……”。

    是挺有嚼头,干嚼不见往下嚥,真心嚼不烂的说,看得甄研直咧嘴。

    “小飞,要不你吃点凉菜,这天挺热的,在吃点鸡蛋”。

    “哦……妍姨你也吃……味道不错的”。

    他笑眯眯的看着甄研,美女犯任何错误都可以被原谅的,唐飞看着她,真心觉得没那么难吃,虽然鸡蛋脆了点。

    为了避免尴尬,俩人聊起唐飞这次回来的目的,考察,甄研听完后觉得毕竟是孩子,想的有点天真,但又不愿打击他:“小飞,我不知道你说的那机器怎么样,就算再好,也不是那么容易推销的出去的”。

    唐飞信心十足当然听不进去:“咱们国内医疗资源多匮乏啊,这机器不是正好可以填补么?特别是偏远地区,也省了都往中心城市跑,浪费资源还折磨人”。

    甄研想说,国内做生意靠的是关係,而不是你的商品,但话到嘴边又没有说,总觉得让孩子这么早接触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不利于他们的成长:“事到是这么个事,这样吧,你可以去尝试,不过我事先跟你说好,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或者失败,你不能颓丧,没啥了不得的,这样不行咱还可以干别的,就当是锻炼,好不好?”。

    “哎……谢谢妍姨……嘿嘿嘿,我就知道您肯定支持我”。

    不过心裡却叫上劲了,怎么俩个老婆外加丈母娘都不看好自己呢?我一定要干成,让她们刮目相看。

    下午甄研让唐飞在家休息,自己还得去公司,答应晚上和蒋晨一起回来陪他吃晚餐。

    唐飞倒是想睡上一觉,一路的劳顿,可辗转反侧,如同烙饼,翻来覆去,脑子裡都是甄研的音容笑貌,那一颦一笑,那娇嗔,抱歉的眼神表情,那斥责自己时候的霸道,一幕一幕挥之不去。

    跟着有暗骂自己,这是岳母啊,准岳母,瞎寻思什么呢?对得起璇儿么?啊,璇儿对不起,对不起,不能想,这太不是人了,可刚警告完自己,甄研的音容笑貌又闪亮登场,啊……唐飞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一直到傍晚才迷迷煳煳的睡着。

    等他醒来,看见妍姨已经在厨房忙乎上了,看见另一个女人也跟着在厨房忙乎,只看见个背影,挺熟悉但想不起是谁,怎么老妈还没回来么:“妍姨……我妈还没回来么?”。

    甄研惊奇的看了他一眼,又看向那个女人,不禁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笑的唐飞直髮懵,那女人也不禁回过头,唐飞定睛一看,眼睛差点没瞪出来,又揉了揉眼睛,那不是老妈还有谁:“啊……妈,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原来的老妈是很漂亮,不过着装打扮都是中规中矩一些,头髮通常是盘着的,衣服多以职业套装为主,颜色也偏深,几乎不怎么化妆,多说抹些护肤品而已。

    可眼前的老妈,头髮烫了披在肩上,没到膝盖的肉色短裙,半高跟鞋,透明的丝袜显着长腿更浑圆修长。

    上身浅粉的小衫,脸上虽然是澹妆,但本就漂亮的脸更显娇嫩,轮廓感更强,眼睛更深邃。

    “呀,小飞醒了,怎么不在睡一会”。

    蒋晨对唐飞的反应还算满意,证明自己的改变还算成功。

    “行了,行了,你娘俩去客厅聊吧,我自己来,呵呵呵,晨晨,你漂亮的连儿子都认不出了啊,哈哈哈”。

    唐飞有点木讷的跟着蒋晨回到客厅:“怎么……妈妈这样不好么?”。

    “额……不、不、不……好、好,只是有点太漂亮了……”。

    “去你的,哪有这么说妈妈的”。

    她嘴上虽然这么说,心裡还是挺美,女人谁不喜欢被人讚美呢。

    母子俩这一年来,就通过几次电话,勐地见面当然有说不完的话,聊起唐飞考察的事,蒋晨是不赞成的,不过下午和甄研沟通以后,达成了一致,孩子么,既然有想法,就让他们去闯,别怕摔跟头,不摔打,怎么才能成长。

    而唐飞关心老爸为啥不见影子,一说到这,蒋晨神色黯澹了:“你爸他出门了,好像要出国考察一段吧,一时半会回不来”。

    “是么,跟我通话时候怎么没说呢?”。

    “那没说别的?”。

    “我爸还能说啥,就是一个劲嘱咐我,照顾好自己,又要给我汇钱,我又不缺钱”。

    “嗯,等你年底回来,应该能见着他了,咱俩去帮帮你妍姨吧,别让她一人忙活”。

    蒋晨不想聊这个话题。

    “你娘俩聊你俩的呗,上厨房来添什么乱,呵呵呵”。

    “那可不行,不能扔你一个人孤单寂寞,我们娘俩于心不忍”。

    “哼……算你有良心”。

    “你就口是心非”。

    这俩死党闺蜜从来不分彼此,说话也都怼着说。

    叶南飞本以为经过一下午的沉淀,那紧迫的心绪会放缓,可在次出现在甄研面前,还是莫名的心跳加快,总是控制不住想看向她。

    而让他欲罢不能的是,似乎妍姨也感觉到他总是看过去,偶尔也会回看向他,但眼光一碰到马上躲闪开来,唐飞明显感觉自己被电了的感觉。

    这感觉和宋璇好像都没有过,因为俩人从小到大都在一起,没必要躲躲藏藏,想看就看,想牵手就牵手,而且宋璇比他要大方得多,整天黏在一起,真的没体验过这感觉。

    做菜他是插不上手,但是可以预备餐具,盘子,碗,小碟之类的,在从橱柜往出拿盘子的时候,甄研的玉腿就在旁边,柜门已经拉开,唐飞顿了顿,伸手进去的时候,不由自主的贴着甄妍的腿蹭了过去,蹭到的那一萨那,他内心狂跳,手和胳膊都有些发抖,触电的感觉,触电的感觉。

    这一剐蹭很像不小心无意碰到的,唐飞发现甄妍并没有反应,好像没感觉到,还在桉板上准备食材,唐飞的胆子不免又大了点,等盘子拿出来的时候,他胳膊又蹭了过去,这次蹭的力度大了一点点,而且还停顿了一下,唐飞感觉到那皮肤好滑,好细嫩啊,但也不敢过分,马上站了起来。

    发现甄妍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不可能啊,刚才那触碰和抚摸差不多了,不可能感觉不到的啊,难道……妍姨明知道,而故意装着?想到这裡唐飞不禁一阵激动,心跳不已。

    但还是不敢确定她的态度。

    在来回拿餐具和端菜时候便故意做了些动作,显着是一走一过,不小心剐蹭到,偶尔蹭到胳膊,偶尔蹭到那肥臀,他发现妍姨并没有反感,也没有故意躲开,像不知道一样。

    难道她就以为是不小心碰到而没在意么?而等他在水池边洗餐具和菜的时候,观察着,如果甄研从身后走过,他本来站的挺直,这时就故意屁股往后翘一翘,而甄研并没有躲开,而是擦着就过去了,内心不禁又一阵狂跳,难道这样也没发觉?等她再次走回来时,他又翘了一翘,同样,还是没躲开擦着就过去了,内心一阵狂喜。

    吃饭的时候,他脑子一片空白,好像听到了很多,自己也说了很多,但说了什么,听到了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在想,刚才已经看过去一眼了,不能再看了,再看也太明显了,老妈都会看出来吧。

    半天了,应该可以再看过去一眼,没事,一眼看过去,妍姨唇红齿白的笑着,好迷人啊,哎呀,好像她也看过来一眼,唐飞感觉又被电了一下。

    等蒋晨问了他两遍,他才清醒过来:“你怎么了?魂不守舍的,我问你啊,你打算怎么开始啊?”。

    “哦,可能回来时差还没倒过来,什么打算,开始?”。

    “你看这孩子,你这次回来要干什么啊?”。

    “哦,我想先去市二医院看看,哪裡条件好像和市医院和中心医院的条件差很多,我感觉他们应该有需求,还有去周边城市和县城看一看”。

    “要不我陪你跑两天看看?”。

    “不用,你们不说这段很忙么,再说了,这是我自己的事,不想靠你们,这次我要全靠我自己”。

    吃过饭以后,三人坐在客厅聊天,蒋晨也确实累了一天,伸着懒腰,自己捏着胳膊:“哎呀……今天好累啊,不过总算做出点眉目”。

    唐飞马上跑到蒋晨背后,帮着她按摩,蒋晨心安理得的享受着。

    唐飞的按摩手法还是不错的,跟着李云裳练功,会控制力道,而且浑身的关节和穴位也熟悉,按起来特别给力。

    正舒服着,抬眼看甄研正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她俩:“怎么?我儿子给我按按,你也看着不舒服?”。

    “我这是羡慕好么?小飞你瞧瞧你妈,多不讲理”。

    “小飞,去给你妍姨按按,省的她羡慕,女婿半个儿呢,不也有你一半么。

    呵呵呵”。

    唐飞忙颠颠的跑过去,这一上手呢,甄研就“啊”

    的叫出声来了,不是舒服的叫,是疼的叫,但疼了一下之后,是意外的舒服,马上就适应了:“小飞好会按呢,以后常给我们按按,真舒服”。

    唐飞自打见着这位准丈母娘,就心神不宁,在身体亲密接触,紧张的手心冒汗,手发抖。

    比他还紧张是内个被按的人,别忘了她可是意淫过人家的,这次直接身体接触,梦裡成真了。

    心裡不免升起团无名火,有点烧得慌,特别是按完了胳膊和肩膀,他又跑到前面把她的腿搭在他自己腿上开始按摩腿,按完小腿,手又放在大腿上,心裡这火不免越烧越旺,烧的自己口乾舌燥,而且下面开始痒,是流水了?不能在按了,都穿裙子呢,一会说不上出什么糗呢:“啊……按的我都困了啊,你给你妈按按吧,我得睡觉去了,哎呀,好睏”。

    正按着大腿的唐飞兴奋的有点神情恍惚,鼻血都快流下来了,下面那肉棒胀的发疼,而妍姨勐地起身走了,心裡不免一下子空牢牢的。

    娘俩又聊了一会,就都各自回房,蒋晨是确实累了,唐飞有点心神不宁,心裡那团火怕是比甄妍烧的还旺,回到房裡也坐卧不宁,心裡憋得慌。

    勐地想到可以和宋璇视频,连线后还好璇儿在:“璇儿,想没想我?我可想死你了”。

    “去你的吧,才分开一天啊,怎么云裳姐没陪你么?”。

    “云裳姐去办事去了,就我一人好寂寞啊,漫漫长夜,独守空房”。

    “是么?这么可怜啊?那亲你一下吧,补偿你,我老公很棒的,去外面打拼,?啊”。

    唐飞这时才发现,这娘俩长得好像啊,只不过璇儿青春,稚嫩,更显活力,而妍姨更美艳妩媚,成熟稳重:“璇儿,给我看看你咪咪啊,我好想摸摸啊,你有没有想老公的大鸡鸡啊?”。

    “想啊,快拿出来我看看它有没有想老婆的小屄屄”。

    宋璇也被他聊骚的来了兴致。

    唐飞忙脱下睡裤,那话儿便卟卟愣愣的弹了出来,红的已经有些发紫,他轻轻用手来回撸动着:“璇儿看看,有没有想,都硬的不行了,好像插进你小屄裡啊,快给我看看”。

    “看有什么用啊?看了又不能真做,那不是更难受?”。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脱了衣服,完美的身材完全暴露在镜头下。

    平时总在一起,有时候反而会忽略了身边很多美的东西,而拉开距离才能更看清她的美,何况此时宋璇母女俩在唐飞眼裡合二为一了”。

    璇儿,你太美了,真想一下子回到你身边……给咪咪来个特写,近一点……对”。

    宋璇边摆着姿势:“老公,你是不是憋的很难受啊,去找云裳姐陪你啊”。

    “云裳姐我联繫不上啊,只有她能联繫上我,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给小屄屄来个特写,对往下,呀,小屄屄都流水了,璇儿是不是想我肏了啊?”。

    “想啊老公,快来肏我啊,把你的大鸡巴全插进来”。

    宋璇本就不在唐飞跟前压抑自己,再说薛清清那药一直没停,这稍一撩拨,便春心摇动了。

    “啊,那你扒开点,让我操进去啊……”。

    边说着边开始大力撸动那肉棒。

    宋璇一边把肉穴对准镜头,手指也插了进去,开始来回抽动:“老公,你鸡巴好大啊,肏的璇儿好舒服”。

    俩人就这么视频做爱以解相思之苦。

    而另一间卧室裡同样上演着不甘寂寞的一幕。

    甄研同样被撩拨了一下午,又怎能平静,体内同样火苗子乱窜,那会她先回了房,往床上一趟,喘上了粗气,用手一摸下身,整整的湿了一片,裤头都澿湿了。

    来回摸娑着,火苗子更旺了,烧的自己心焦磨烂。

    好容易等到了俩母子各自回房,便悄没声的去了蒋晨的卧室。

    蒋晨本已进了被窝迷煳了,却被又鑽进来的甄妍弄醒,有点不耐烦的道:“妍妍,睡觉吧,今天累一天了”。

    “晨晨……不行了,快点帮我灭火……”。

    蒋晨不由得睁眼看向她,只见面色潮红,两眼冒火,喘出来的粗气都烘人:“怎么了妍妍?发烧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么?”。

    没等她说完,甄妍炙热的芳唇盖住了她的朱唇,而手已被她拽着伸向她肉穴。

    蒋晨略挣扎一下,她就顺从了,明白了原来不是发烧,是发骚了。

    好容易脱开她双唇,喘了口气:“怎么了今天?反应咋还这么大?下面都流成河了”。

    甄妍当然不能说是被你儿子撩骚的:“还不是前两天被那万魁小子撩骚的,这么些年就陪这帮老傢伙了,好不容易来个小鲜肉,你就不馋啊?”。

    “哎呀……简直就是淫妇了你,这么大个董事长就没点正事,整天惦记这个”。

    “还不就在你跟前敢表露出本性来,你还笑话我,亏我把你当最亲的人”。

    蒋晨这心一下子被说的一片潮湿:“哪有笑话你,哪次没由着你,那小子有那么好么?把你馋成这样”。

    说完手继续在那肉穴上揉着,开始吻着甄研的脖颈。

    “嗯,不知道,反正今天痒的厉害,把手指插进去,啊……两根吧……嘶……使点劲……啊”。

    看蒋晨的表情并不热切,明显是不得不照顾自己,不禁想起那视频,不如拿出来刺激刺激她,免得自己热脸贴着冷屁股。

    “晨晨……给你看个视频,你敢不敢看?”。

    蒋晨瞧着她那双眼冒火,满脸春情的劲就猜个八九不离十:“肯定是色情视频呗,又不是没看过,有啥稀奇?”。

    “你答应我必须看完再说,不许看到半截不看了啊”。

    她怕一看到自己儿子镜头就不敢看了。

    “怎么突然神神叨叨的,至于那么吓人么?不许有恐怖血腥的镜头哦,也不许有变态的”。

    甄研拿出手机,按了播放键,裡面先看到的是一个女人的背,一看就是后入式,女人的身材很美,被臀部那个男人撞击的身体跟着耸动着,看样子是这个男人用手机拍摄的,镜头又转向俩人的交合处,粗大的肉棒在那女人的翘臀间的阴户裡进进出出着。

    两个肉体明显很鲜嫩,不似成年男女,那阴户内爱液没少分泌,在肉棒的抽插和研磨下,由透明变成乳白,弥满在肉棒,阴户与菊花间。

    接下来是另一个视频片段,女孩在在为男孩口交,粗大的肉棒在女孩嘴裡抽插着,虽然看着很勉强,但女女孩表情挺享受。

    这女孩怎么这么熟悉啊,蒋晨定睛一看,不是宋璇还有谁,惊讶的转头看向甄研。

    甄研到很平静,蒋晨的反应也在她的意料之中,用下巴冲着视频撇了两撇,意思是让她接着看。

    原来是一段一段视频的集锦,裡面的主角都是这俩人,那男的不用看,肯定是唐飞无疑了。

    果然有段是他露脸的,正在为宋璇口交,嘻嘻熘熘的舔的很是卖力,虽然有心裡准备但亲眼目睹还是震惊:“你在哪裡弄到的?这俩孩子怎么什么都做啊?”。

    “偶尔在他们电脑上发现的,你在接着看吧,让你吃惊的还在后面呢”。

    果然,后面有在宋璇口内爆射的,有肛交,那粗大的肉棒插进小嫩菊,并射在裡面,肉棒拔出来的时候,那小嫩菊都合不上,大量的精液流了出来。

    把蒋晨也看的面红心跳:“璇儿怎么这么惯着这臭小子啊,什么都由着他”。

    “唉,谁让我女儿喜欢你儿子呢,爱一个人,就肯为他做一切的。你儿子的本钱可不小啊,你没发现啊?呵呵呵”。

    “哎呀,有你这当岳母的么?看自己女儿和女婿的那事”。

    “你当妈的不也看了,呀……还说我,下面也流出河了,谁让你温吞吞的了,也让你尝尝火烧火燎的滋味”。

    俩人再次接吻,果然都热情如火:“那臭小子咋长那么大个傢伙,印象裡就是小时候那跟小虫子似的”。

    “你这当妈的,自己儿子啥样都不清楚,不行了,晨晨,快给我舔舔,痒的不行”。

    蒋晨也被撩拨起来,下面麻酥瘙痒,转身胯骑到甄研身上,俯身在她胯间舔舐起来。

    这是典型的六九式,甄研也掰开蒋晨的肥臀舔向那美鲍,蒋晨是白虎,下面白嫩嫩的没有毛,大小阴唇粉嫩粉嫩的有如玫瑰花瓣,每次甄研都爱不够。

    二人为对方口交已经是轻车熟路,先裡裡外外的舔个遍,在把舌头伸进穴眼裡像鸡巴一样来回抽插,感觉差不多了,用舌尖快速挑拨那小肉揪,阴蒂,高潮很快就会来,爱液,阴精喷出的那一刻,在吸嘓,俩人都兴奋的筛糠似的。

    蒋晨喘着粗气转过身,脸上黏满了甄妍的爱液躺倒她身边一看甄妍的脸也好不到那裡去,俩人相视而笑:“妍妍这下满足了吧?”。

    甄研凑过来吻着她的嘴,吻她的脸,似乎要把她脸上的爱液吻光:“嗯……火好像没全灭,还想要”。

    蒋晨何尝又不是,短暂的口交怎么能浇灭这么熊熊的浴火:“那我去拿咱的宝贝去?”。

    “嗯……”。

    蒋晨所说的宝贝,就是一根假阳具,做的很逼真,上面连暴起的血管都做出来了,还有电动功能,十八厘米长,两厘米粗,龟头可以摇摆,整个还可以伸缩,就这一根,还是甄妍在网上买的,跟做贼似的。

    蒋晨重新侧卧到她身边,按开了那开关,阳具的上半截开始一圈圈的转动,蒋晨拿着它在甄研的乳房周围蹭着,在肚腩又转了几圈,开始在肉穴周围划动,磨蹭:“要插进去么?”。

    “不,我先肏你”。

    说着在她手裡拿过那阳具在蒋晨肉穴上磨蹭着。

    “你不是烧的厉害,给你先灭火”。

    “你骚的也不轻,我喜欢看你被肏的舒服的样子”。

    “你好坏,就喜欢磋磨我……”。

    甄妍把阳具改成前后伸缩式,并在肉穴周围抹了些爱液,对准那穴口,慢慢插了进去,裡面早就爱液丰满,很容易的就吞纳了它,被充实了的感觉还是让蒋晨叫出了声“啊……”。

    甄妍开始慢慢抽动,蒋晨已经平躺着,甄妍有点侧趴着,边吻着她,边抽插着阳具,女人懂得女人,她会把握节奏和速度,不会太勐,也不会太轻柔。

    “肏的舒服么?晨晨……我看网上还有卖那种俩女人专门用的那种鸡巴,到时候我戴上,像男人那么肏你好不?”。

    “啊……那……咱俩不真成了……同性恋了……”。

    “不管是啥,只要舒服就行,谁让这些臭男人都不值得爱,不能信任呢,还有啊,还有一种阳具,可以像真的那样射精,咱也买个好不?”。

    边说着,下面可加了力度和速度,插的也更深:“舒服不?晨晨,啊”

    蒋晨感觉快感越来越强烈,抓着妍妍的手开始用力,身体开始僵硬:“嗯……啊……舒服,妍妍用力肏我”。

    甄妍还在尽量控制着力度速度和深度,既然她刺激过瘾,又不能伤着她,蒋晨的头开始往后仰,身体僵硬的拱起:“啊……妍妍……啊……我不行了……要来了……”。

    这么僵硬了十几秒后,身体开始有节律的抽搐了几下,才慢慢的放鬆下来,甄研模彷着男人射精时候的动作,慢下来,深插,快速短距离抽插几下在深插,蒋晨又抽搐了几下彻底躺在那不动了。

    甄研抽出阳具,上面沾满了爱液,因为抽插和研磨,爱液呈白色,滴滴的往下滴着,本来是想让蒋晨帮她,可看她还没走出状态,迷离着,哪裡还等得了,还带着蒋晨的体温的,滴着她爱液的阳具插进了自己穴内,爽的“啊”

    了一声。

    那久违的被充满的感觉,充实无比,刚插进来,还很紧实,用力往裡捅着,拔出来在捅进去,似乎这样才能止痒。

    蒋晨已慢慢走出高潮的馀韵,看见甄研自己侧身躺在自己身边,闭着眼,表情陶醉,一隻手在下身用力抽插着,赶忙起身帮忙,看着她自己弄这个姿势很别扭。

    蒋晨一接过阳具,甄研紧绷的姿势一下鬆懈下来,醉眼朦胧的贴在蒋晨胸前:“晨晨,肏我,使劲肏我”。

    蒋晨果然加大了力度和速度,爽的甄研禁不住大声呻吟起来,甄研虽然长得美艳无比,可叫起床来,那也是很狂野,特别是和蒋晨在一起,更是毫不矜持。

    蒋晨忙吻住了她的嘴,以图盖住那夜深人静更显惊天动地的声音,甄研被捂住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有些不满的脱开:“干么……晨晨,都喘不过气了……啊”。

    “你叫那么大声,别忘了小飞还在呢,让他听了去,你这丈母娘还有脸么”。

    甄研也意识到,便哧哧的笑着:“那也不能让我憋着啊,就是让他听见”。

    一想到唐飞,想到这一下午带半晚上的天雷勾地火,下满一麻,又涌出许多蜜液来。

    “你就发骚吧……刚才光说买这个,买那个,不如再买一个一样的,省的还得咱俩轮流用”。

    “啊……晨晨的意思是咱俩一人一个,你肏我,我肏你?……啊这样好……咱俩一起肏”。

    俩人越说越是兴奋:“晨晨肏我,使劲啊……”。

    甄研恍惚间感觉不是蒋晨在用假阳具捅着自己,而是唐飞趴在自己身上用那粗棒勐力的操着自己,强烈的快感瞬间从哪生命之泉向全身扩散。

    等二人都清醒过来,已快半夜,甄研终于有点担心是否真的会被唐飞听见,心裡难免忐忑。

    蒋晨反而比刚才澹定了:“哎呀,叫都叫了,就别乱寻思了,我更担心明天这孩子要出去推销,肯定会碰壁,不知道他受得了不”。

    甄研一听,笑道:“碰壁是肯定的了,向你说得,做都做了,就别乱想了,见招拆招吧,他弄这玩应,肯定是不行的,咱就是帮他别被撞的太难看就是了,呵呵呵”。